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你情我愿(下:神蛊温皇第一人称)

谢谢悦悦!!爱你!muaヽ(*´з`*)ノ期待这篇,你情我愿甜甜甜!

林悦_玩的好呀:

应群众响应随便写个温皇视角,送给鱼仔做生贺,生日快乐哦 @mone


下:温皇第一人称


我脱了白大褂下班的时候听见进来拿文件的两个小护士在讨论今天的娱乐项目,我便看了看日历,哈,情人节。
“主任今天也要回去陪女朋友?”我还想着情人节,两个女孩子就问我了,我轻轻一笑,道:“是啊,你们早些下班吧。”


她们大概没想到我会承认,抱着文件夹踩着碎步凑到我跟前来:“主任真的有女朋友啊?”
我笑而不语,女孩子的八卦总是一开始就没有了度,很快已经问道是何妨神圣能收了我这样一个人,我轻轻拍了拍两个人的头,捞起椅子上的风衣外套和桌子上的手机,回头想她们笑了笑,道:“不能让人等急了。”
我话这样说着,其实我和他没怎么过过情人节,毕竟我和他只能算“情人”,床上的情人。我路过了一家花店,先是对在门口吵起来的一对情侣报以一笑,走过的时候又倒退回来,看见花店门口那一大捧一大捧的玫瑰,我挑了枝散卖的,自认拿的是最好看的,因为他配得上最好的,嗯,他就是最好的。
我猜他在我和他约会的房子里,因为上次他在那里落下了他的一套礼服,我猜他今晚还有工作,在飘着小雪的傍晚,那套暗红色的礼服最衬,于是当我敲开那扇门时,见到他刚刚梳洗打理好的装扮并没有过多惊讶。
他用一种极为奇怪的眼神接了我的玫瑰花,便问道:“做什么?”
我并不客气的挤进门里,合上门的时候揽着他的腰试图要一个吻,好在他似乎很急,不想与我过多的纠缠,很配合的亲了亲我的唇角,可我不想就这样,我看他的脸,四目相对,他烟灰色的眼中隔了一层什么,对我总是隔着几分防备,怕我看到他心里的想法。
“今天情人节,你不陪我吗?”我手上用了点力气,和他凑得更近,撩开他耳边赤红色的碎发,我闻见他洗发水的味道,我与他有了这个约会的地方后,我回去买了一个牌子味道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就是为了在这一刻,能和他有一种相同感,好像同居数年的人,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他偏了偏头,躲开我绕着他头发的手,道:“不该是我来陪你过,放手,我晚上还有宴会。”声音冷冰冰的,说实话,你如果看见他本人的平日作风,很难想象他在床上又是什么一幅模样。
“哈,好无情,你对我这个情人就这么不待见么?”我不愿难为他,更害怕触怒他,毕竟他真的很难哄,一句话不对便要冷对待,三两天不回微信算是小事,十天半个月不愿搭理我,就真是叫我难捱得不行了,于是我先松开了他,靠在墙上看他往屋里走,他不愿意回我,直直往里屋去了,我猜他是去找自己的领带夹了,刚刚抱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他没有戴着。
我换了鞋,默默翻了瓶红酒,又找出杯子,他出来的时候一身光鲜,还把我送的玫瑰带出来了,而我正是最倦怠的时候,穿着藏青的毛衣和衬衫,外套仍在吧台桌一边,寂寞的摇着酒。其实他很在意我,比如现在,他要开始安慰我了。
“明天补回来行吗,今晚真的有事情。”他坐到我对面,耐着性子要哄我高兴点,我是一个喜欢得寸进尺的人,我把这一点实践得很到位:“可是明天就不是情人节了,不一样了。”
他沉默了,玫瑰被他拿在手里,他手腕晃着,玫瑰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身上,微弱的灯光将他照得柔和一片,他的目光凝聚在玫瑰花上,好半晌才道:“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这下换我沉默了,不过好在我是个心理医生,反复推敲后,我问:“对你来说,你的情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下他沉默了好久,我看着旁边的小台钟,已经指到了六点,宴会该开场了,我的玫瑰花迟到了。
“对你来说,在外人眼里,你和你的情人是什么关系?”我换了一个问题,这回他回答的很快:“并不算很好的关系。”他总算抬头看我了,昏暗灯光下,他的眼神隔了太多东西,我看不真切,我总是走不进他眼里的。
他好像决定了什么一样,手里一用力就把脆弱的花枝折断了,向着我道:“他很懒,喜欢睡觉,不见人的时候邋遢得要命,对人总是话说三分真。”
我干笑了一声,握着他被平刺扎红的手,又问:“那你觉得你和他相配么?”
“不相配。”冷漠又决然,我最恨他这点,可以决绝的拒绝我千百次的示爱与表白,把我的浪漫与爱意归于心血来潮,可我又怎么去要求他信我呢?只是一个一夜情而结识的爱欲情人而已。
我心里越想越烦躁,捞了外套找烟和打火机,他大约也想抽,跟我要了一根,可打火机没气了,我凑过去给他点火,点上后我也没了,我凑过去想他分我一口,他却把含在嘴里的烟慢慢吐在我脸上,他勾引起我来,一钓一个准。
我急切的将他扑倒在沙发上,拥吻着他,要将我这几年的爱都给他看。
我进入他的时候他的指甲抓破了我的背,这是最常有的事情,他抱紧我的臂膀,我压着他索取着他一切的美好,他难耐的表情与厮磨的小动作,而这副样子只有我能有幸看到并且拥有着。
只有在这时候我与他是互相拥有的,他褪去一身的锋芒把最缱绻的样子给我看,而我心甘情愿沉溺于此。
这场情爱持续的很久,最后他累瘫了,窝在被子里,我还压在他身上,听见他嗫嚅着在叫我的名字,我凑上前去吻了吻他的脸颊,轻声哄道:“我在。”
我从他身上下来,他困乏得很,瘫着不动了,我披着件衣服找到新的打火机和烟,沉默着抽烟,抽了四五根后我把他从被窝里抱出来,他下了床就要变脸,犟着不要我抱去洗澡。
我们俩躺到浴缸里,我抱着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吻着他鬓边眉角,给他清理干净我留下的东西,他累得已经没有力气跟我多说两句话,轻轻哼了几声便窝在我怀里不动了。
我抱着他上了床,我最喜欢的他在我怀里睡觉的时候,可这时候我却毫无睡意。
他不安分的往我身上蹭,他的脸埋进我颈间,呼吸打在我的肌肤上,痒痒的,我将他拥得更紧,他蹭了蹭,选了个合适的姿势睡得更沉了。
我起的很早,坐在床边看手机,点开和他的对话框,输入了几行字:没有人能让我做不愿意的事,你和我到现在,虽然你情我愿,可总不是办法。不做情人了吧。
我觉察到他在背后的动作,回头看他,却发现他闭着眼没醒,我凝视他的脸,不去拆穿他装睡,好半晌,我俯身吻了吻他眉心,拿起手机,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走出客厅门的时候我把消息发给了他。
等候他是一件又苦涩又紧张的事,清晨的城市慢慢恢复喧嚣,我站在路口等他看消息,好半天等到他已读,我长舒口气,赶紧在他拉黑我之前打电话过去。
他那头没说话,我无声的笑了笑,道:“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做我的爱人,不是情人。”
等候他是一件令人紧张的事,我想,我应该可以拥有他的爱,为我加油吧,哈。

评论(4)

热度(50)

  1. mone林悦_轻衣负剑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悦悦!!爱你!muaヽ(*´з`*)ノ期待这篇,你情我愿甜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