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沉迷

阴暗的廊道,朱色折扇压着神蛊温皇的脖颈。赤羽信之介面色冷然,眼眸暗沉,于深邃中隐现出锋锐利芒。

两人离得很近,温皇背靠墙壁,退无可退。颈边折扇并未展开,却似烧灼起细火微光,压迫感比起出鞘利刃更甚。

温皇羽扇抵于赤羽胸前,指尖尤能感受到对面之人和服正绢的柔软触感。温皇略微抬首,提醒道,“赤羽大人,此处可是还珠楼。”

赤羽不为所动,持续逼近,扇骨再压一分,“还珠楼再开新局,难道只是为了激怒本师。神蛊温皇,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吾既布局,赤羽大人便亲身入局。又何必明知故问。”温皇垂眸,蓝色眼睫投下浅淡阴影,再度抬眼,置于赤羽胸前之手却是即刻卸了阻力,反手一抓,立时将赤羽拉向自己。

赤羽未料此举,不及防备,趔趄倾身,两人顿时几近贴面,咫尺相隔。

彼此的呼吸喷散、缠绕,又交错而去。

“赤羽大人。”未曾放过赤羽刹那闪过的错愕与退却,温皇低声开口,因呼吸不畅而略微仰首。他看向赤羽,嘴角微噙笑意,深潭静水般的幽蓝融入这热火赤焰中,“你,怕了吾吗。”

这眼神带了些挑衅,又因这暧昧的姿势添了一丝旖旎气氛。

折扇后是愈发强劲的力道,直逼得面前之人无法呼吸。赤羽脸色愈加阴沉,坦然对上温皇视线。倏而手腕翻转,折扇底部朝上,重重击打在温皇下鄂。

温皇吃痛,不禁低呼一声。

赤羽揪住温皇衣领,在温皇张嘴的那刻,已将唇覆上去。

-----------------------

对,没看错。这是一篇以开车为目的,却尴尬地卡在了kiss的文。趁今日一应放下。

有机会的话,我是想继续写下去的。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