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神蛊温皇&赤羽信之介】4.对弈

※ 放飞的小段子。速写。

※ 之所以是4,是因为3写了没放上来。2与3相关。其他各自独立。


一蓝一赤两道身影默然对坐。室外樱花满簇,如云似霞,微风徐徐,便有黛粉的花瓣轻旋飘飞,婉转而下。

神蛊温皇手执黑子,细长的眼帘下眸色幽深,不显情绪,注视着眼前棋局。

折扇哗啦一下展开,赤羽信之介正襟端坐,折扇置于身前,盯着对面之人。

良久,黑子落定。

眼里似有光彩一闪而逝,赤羽手拈一白,静静落在棋盘中路。

“哎呀。吾输了。”神蛊温皇羽扇掩面,漫不经心地轻叹一声,一指却是按住赤羽尚未挪开的指尖。

有风扬起,飞檐下的风铃荡起轻柔悠长的清音,樱花如霏雪簌簌而落,旋转纷飞,落于棋盘之上。

棋子洁白温润,覆在上面的指尖却灼热似火,透过指腹皮肤传来燃烧的温度。

“神蛊温皇。”眉头微蹙,琥珀色的眼看过来,语调高亢昂扬。

“美人在侧,怎堪花扰。吾只是拾花而已。”指尖一滑,温皇拈起一片落樱,轻摇羽扇,樱花乘风起舞,漂于室外潺潺细流,顺水而去。

然落花尚飞离指尖,赤羽反手翻转,已是牢牢攥住温皇手腕。“光天化日。你胆子倒不小。”

琥珀外一圈朱色沉如烙铁,手腕上传来的力道极大,仿佛要将温皇烧穿。

温皇面色未变,反是泛起微微笑意,“欸~光天化日,倒是赤羽大人何必紧握我的手不放。”

棋盘相隔,两人对视。一者面色沉然,凛冽似剑,烧灼如同烈焰。一者面带微笑,和煦春风,眼底却冷若冰雪。

强硬手劲一带,温皇不由向前倾身。赤羽低头闭目,吻住面前之人。

棋盘倾覆,黑白混杂,无端…坏了一局好棋。

 

——————

虽然本来早就想写。

姑且充作“七日登入赤温双绝”的产物。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