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文手问卷×2

谢谢阿由和山陌,很美的文字。开心!附加题特别有感觉,请务必要续写(微笑)

三由:

和山陌陌 @珍珠堂主人 的问卷


前面大部分都是过去写过的片段


最后附加题 @mone 鱼老师生日快乐




PB重发,打了一圈马赛克




1.挑一对写过的本命或墙头CP来做这个问卷吧。


山陌:温赤!三由:温赤


2.你在这个圈子发文用的ID是?


山陌:我该了很多次了……!!现在是“珍珠堂主人”



三由:三由



3.回忆一下自己写过的所有这个CP的同人,分别总结一下你喜欢用来描述CP二人的词语?


山陌:赤: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soul...(被禁言)应该是温柔又傲慢、意气风发的军师大人



三由:温:温润清雅的书生



4.写过的文中,你认为最能体现自己CP观的一段话是?


山陌:


“我坚信你我的相交是一场冥冥中注定的战争。我们对彼此始终都保持着亦友亦敌般的尊重与刻薄。”跑一段还没发出来的……


三由:


之前刚到东瀛,他不明了赤羽信之介的想法,东瀛事也未了,就不怎么将精力投注这些事上,也从不插手赤羽信之介的布局。



5.贴出写得非常顺畅又满意的一段。


山陌:


午夜时分代表着躁动不安的情绪,需要发泄的欲望,代表着我们可以在此时爱上爱情。他们毫不顾忌的亲吻,紧紧地拥抱着彼此,在通风的天台上做爱。那人的手里还拿着没有抽完的百叶门香烟。另一人就拿着他的长发把玩,笑骂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过分了的重病,办个事都办得不认真。
你不也一样。灰色的眼睛就像是天边的是某片云。对方没有说话,低下头再次交换了一个吻——烟味与酒味混合在一起——星辰明明灭灭,月光赤热到难以阻挡。他们浑身赤裸,皮肤上遗留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芒。这场欲望来得太急,甚至在走的时候还剩了一堆尚未补充的谜题。他持续抽烟、他持续喝酒,他们再次狂欢,再次自命不凡,共享爱情带来的欢与乐。


三由:


“教师不是严禁体罚学生吗?赤羽老师。”
    “犯错的学生要受到教训才知道改正。”赤羽信之介说道,他凑近了些,用OO底端抵着温皇的下巴,迫使对方抬头看他,而另一只空着的放在了温皇的OOO上,“不过乖学生也应该得到奖励,温皇同学想要教训还是奖励?”
    “那赤羽老师打算给学生奖励还是处罚?”温皇问道,语气是与身体反应不符合的冷静,“不过不管是什么,赤羽老师的信息素闻起来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不也是?”赤羽信之介反问,OO在他的OO上轻滑,“被这么对待会让你OO吗?温皇同学。”

6.贴出反反复复修改很久才满意的一段。


山陌:桃花相关写到崩溃……处理不好感情


三由:《疤》全文并且没有满意


7.贴出你认为角色性格写得比较贴近原著的一段。


山陌:三由老师胡说


三由:不好意思,没有




8.贴出“我知道OOC了但我OOC得很爽有本事你咬我啊”的一段。




山陌:……这个你问对人了


《一封被烧毁的情书》我就不放出来了!




三由:……全部吧。(



《关于任上将未发出的一封遗书》


赤羽:


当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了我的向导。


我仍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的场景。当时你才刚刚觉醒向导基因,被隔离在看护室。我被通知有匹配度达到98.9%的向导出现,被强制要求搭档,于是前去向导塔去看我未来的搭档。你还未成年,隔着那层厚厚的玻璃坐在床边,因为基因觉醒而显得迷茫。隔绝向导素的防护隔开了我对你的感知。


我看到了你的资料,注意到了你的成绩以及OO申请书。


毫无疑问,你是一名优秀的士兵。


我本有权力让免去你在向导塔的三年时间,但我仍认为你需要在那座象牙塔生活。安逸的环境不会磨灭一名士兵的意识。向导的身份与你的理想并不相冲,但你需要了解作为一个向导要怎么生存。




士兵只是起点,我相信你以后会继续前进,自我们相遇,你也从未令我失望。隐性基因不是禁锢一个人的枷锁,它与男女的性别差异无异。世人总有太多的偏见,我相信赤羽信之介并不是会因此被束缚的人。


作为一位哨兵,我对自己的向导开放了精神图景,我允许你探求我的内心,而我也被允许与你结下最深刻的羁绊。你是我最契合的搭档,也是我今生爱侣。或许仍有许多遗憾的事物,但留下的人始终要继续前行。赤羽信之介不是沉溺过去的人,任飘渺同样不是。


诸多言语,难诉纸笔,望君珍重。
任,留


9.出于恶趣味而写的一段。


山陌:我超级多恶趣味!


“被毒蛇咬死的克丽奥帕特拉(undefined)”


温皇想,是赤羽信之介出生的时候不对。应该再提早些许。最好是早到托勒密王朝。他是才华横溢的贵人,说是另一个阿芙罗狄忒都不会觉得过分。在温皇仅有的黄金岁月里,他像是伟大的克丽奥帕特拉,乘坐着一艘装满了花与黄金的船款款而来——可是这位托勒密王朝的帝王,最终被无花果里的毒蛇咬死,被葬入无眠的黑夜。


三由:全部的车


“荒唐!”赤羽信之介怒声斥道,身子被压着不能动弹,神蛊温皇手上灵巧,不过O摸O捏,赤羽信之介就已经软了一半。


“还真是进了妖精窝,左右逃不过,与其这般无用功,不如当一场梦,享受一番。”耳红面赤的先生心想,抵不过对方的反复撩O,找了借口后也就不再挣扎。真可谓是屋外风吹雨打雷声鸣,屋内泪落凤啼OO浓。手上轻拢慢捻,口中挑逗O弄,腰间盘萦抽送,往来相迎,一番O情迭起。待到云雨初歇,已是夜深,赤羽信之介虽自幼习武,也不适这般纵情,还未等人将那深埋体内的OO抽出,便已昏睡。


神蛊温皇吃了个囫囵饱,心满意足,也抱着怀中人沉沉睡去。


10.文里对本命CP以外的角色的描写最满意的一段。


山陌:我好像也没有……


三由:……好像没在cp文里写过其他角色。


11.把自己这个CP的第一篇与最近一篇同人分别节选一段。觉得这期间自己对CP双方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吗?


山陌:“作为还珠楼楼主,他从未掩饰过对赤羽信之介的的厌恶。厌他所遵从的精神,厌他一身傲骨,厌他的智谋,厌他以仁慈处事;厌他胜时欣染然,败也自在;厌他来时匆匆,无端惊扰了他的一炊之梦;恨他去时落寞,留下无数没有结局的诗篇。


作为神蛊温皇,他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为此人感到欢喜。局中局,戏中戏。赤羽信之介以自身为饵,设下这场长达数十年的棋局。在凤凰与无双擦过的那一刹那,他们对视而笑,往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最终竟是落得个两败俱伤也难分胜负的结果。他们到最后也没能看清彼此的意义。”


最近的:


“温皇撑着伞站在墓园里,轻声说道:我希望我此刻能够快乐。事实上,我现在很快乐。”


没什么差别,我只在各位大姐姐的带领下走向了O18的不归路……


三由:


第一篇


他们二人曾经见面便是斗嘴,夹枪带棒的言语争锋,现下温皇瘫痪,赤羽一人独立竟不知要说些什么。


“神蛊温皇,想不到你竟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我是该惋惜你错过魔世这么趣味的玩物,还是恭喜你终于不用再忍受顶尖剑者的孤独?”他走到温皇面前,低头看着那双木然的双眼,“你说,吾该如何对你?任飘渺。”


扇柄挑起面前人的下巴,他们凑得很近,赤羽能感到对方十分微弱的呼吸。这么近的距离,让他想到过往与对方曾有过的亲密接触。并不是多好的回忆。双唇轻触即分。



最近一篇:


精神体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主人的内心世界。年轻的向导回想他在《向导必备笔记》上看到的教条,伸手勾了勾雪豹的下巴,听到了很轻的呼噜声。周围诡异得静默了一瞬。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


直到赤羽信之介的一声轻笑打破沉默。“不会让您失望的,长官。”年轻的向导朗声回道,带着张扬的自信。“我不是你的长官,”任飘渺说道,为他惯用的枪支装上了子弹,“我是你的哨兵。”


没太大区别吧,有区别就是我越来越崩(


12.最喜欢的开头。


“墙上的画里摆放着一座房子、一张会唱歌的钢丝床、一只会发狂的金毛狗、数不清的颜料桶以及用玻璃瓶装起来的可乐软糖。那一年赤羽信之介只有十五岁,骨骺与干骺段之间的透明光带还未接近闭合,早已出落得挺拔。他的皮肤苍白,骨干轻盈得如同蝴蝶的尾骨,而一双眼睛则呈现出朦胧的灰。”


三由:周围是白茫茫一片,像是冷冽的水雾。


赤羽信之介仅有一件宽大的外衫披在身上,走在水汽中,不由感到些瑟缩。前方传来细微的声响,他未停下脚步,继续慢慢地向前走。


那些弥漫的白雾逐渐变成了细密的雨丝,不断落在赤羽信之介的身上,很快沾湿了他的发。他顺着脚下突然出现的青石路继续前行。他走到了一座荒庙前。这座庙似乎是荒废已久,门板半搭着,几近半朽,前院的杂草长到人高,遮了路人的视线。赤羽信之介走过这一片杂草,直径来到前殿。


殿门也是大开着的,只是殿内已经有了一个人,穿着蓝色的长衫,看着像是位书生,坐在火堆前,正笑眯眯地看着来人。他开口说道:“赤羽先生,久见了。”


13.最喜欢的结尾。


山陌:


“月光给赤羽披上一层纱衣——他全身赤裸,却像是要加冕为新主。温皇虔诚地俯下身,吻住了他泛着桃子色的腺体。这个吻被延续得很长,长到赤羽信之介都快要以为他们是一个子宫里走出来的连体婴儿。月色将屋内熏染得昏昏沉沉,他喃喃道:翅膀先生,外面下雨了吗?”



三由:


成片的蓝色在昏暗上闪着光,迅速占领了视网膜,无数双脆弱的,纤细的翅膀带出细小的微风,混着香甜的气味扑在脸上。就是像突然有人将一大束放肆盛开的玫瑰扔进了他的怀里,被馥郁的香氛紧抱住。


赤裸在外的肌肤感受到细柔的痒意,他听到耳边有一声轻笑,没有被微风的声响盖过。那些蓝色的蝶很快平息,像是一场突然的浪潮,退去后就毫无痕迹,只留下空气中的浓郁的香味。光线似乎明亮许多。赤羽信之介停留许久,又向前走了一步。


脚下传来微妙的破碎感,他垂眸看去,看到铺满道路的妖冶的蓝。


14.完结的文中BE多还是HE多?为什么?


山陌:HE多!!!(我是糖果少女山陌陌!!!


三由:HE专业傻甜O写手了解下


15.没题目啦!那么就对你爱的CP说一句话吧。


山陌:结婚!!!!!!


三由:爱他们!!


附加题:合作给鱼老师写篇短文吧(


他们坐在大门口,温皇手里夹着半截没有吸完的OOOO(某种烟的品牌)。他靠在花岗岩做的大门边,带着满身烟气与赤羽信之介接吻。他的吻带着薄荷的味道,让赤羽信之介不禁想起了梵高的丝绒灌木。请不要误解,我的烟瘾不是一场即兴,温皇站在门缝边辩解。校园内的确禁止抽烟,可是,赤羽老师,我已经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成人。抽烟不犯法。


赤羽信之介不语,从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开口袋里拿出了那包烟,将细长的烟咬在唇间,温皇自觉拿出了自己的Zippo,为他点上烟。


他们额头几乎相抵,肌肤甚至可以感受的那点火苗的烫意。烟草的气息顺着咽喉进入体内,赤羽信之介缓缓吐出白烟,染上与温皇相同的气味。


抽烟不犯法,况且他们还在校园外,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赤羽信之介咬着烟,问他,要继续吗。


于是温皇凑过去,贴着赤羽信之介湿润的,带着许些烟味的唇,咬下了那支被对方含在唇间的细烟。


这个浅尝的吻在烟烧完前就结束了。温皇顺势在赤羽颊边轻点,带着气音问道:“模范教师赤羽老师就要带着这一身烟味去教导学生?”


赤羽信之介掐灭了那只烟,笑了一声,另一只手按上了唇部已经贴上自己肌肤的人的后颈,道:“今晚和默老师调课,有一整晚的空闲时间,和温皇老师,探讨课题。”


月光银河被捏碎入人世这片深渊,带着夜风的冰凉。温皇抬起手,冰凉的手指轻轻挑起赤羽信之介侧脸落下的长发。赤羽信之介的思绪在午夜飞行、在忧伤中寻找低落的热情、在他的心里烙下温皇的吻。炽热而温和的吻——赤羽老师,在学校前接吻,道德败坏。这时高中生正好下了课,从教室里鱼贯而出,身后跟着他们的默老师。他脸颊泛红,耳畔响起温皇的声音。赤羽信之介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马路对面橙黄色的灯火,说道:


“你在这里别动,我先去买个西瓜。”




====


lof把格式吞了……将就看吧



评论(2)

热度(13)

  1. 珍珠堂散记三由 转载了此文字
    本人就是传说中的卖西瓜少女,祝鱼老师生日快乐!!!
  2. mone三由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阿由和山陌,很美的文字。开心!附加题特别有感觉,请务必要续写(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