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冷酷无情赤羽酱

既不冷酷也不无情的赤羽酱。底特律温赤,多私设。高考令人头秃,零分试卷一路走好。这真的是全国卷一答题吗。


“您好,CY762为您服务。”

“你叫什么?”

“……赤羽。”


嘀。

额边的蓝色LED忽而旋转,赤羽睁开了眼睛。作为运行了18年,还可以再运行一百多年的原型机,赤羽本身并不需要睡眠。但因为恐怖谷效应,住家型仿生人被要求和人类尽量保持同一作息,虽然此时神蛊温皇显然还没有醒。

神蛊温皇是一名小说家,但赤羽从来没有看到过温皇从事写作。自从2030年由仿生人所著《仿生人会梦见蛇吗》小说一炮走红后,文学领域也迅速被仿生人侵占,大量小说家失业赋闲在家。显而易见,利用大数据的演算法造就的迎合市场的产物要比人类剖析、审视自我的脑洞有趣得多。

但神蛊温皇坚称自己是一个畅销且一流的小说家。“唉呀,因为出门会被认出相当麻烦哪。”温皇如此申明,并且坚决抵制外出。其实只是懒而已。这点赤羽相当清楚。

关于文学,温皇也有自己的见解。“当文学变成半是商品半是艺术的时候,就会繁荣鼎盛。”温皇说着不知哪个名人的言论,对仿生人著书带来的电子鸦|片的虚假繁荣嗤之以鼻,只有人类的倾述才能产生共鸣,仿生人不会有情绪,数学的累积能计算出感情的深浅吗,就像你一样,赤羽。

幽深的蓝眸很难看清确切的情绪,赤羽企图评估温皇的状态也宣告失败。但他并不因温皇的挑拨而动摇,他选择了务实路线,只是表情冷静地走过去,”啊,但是此时你需要我这个机器来维持生命的机能,不是吗。“

他略微蹲身,将坐在轮椅上的温皇抱起。自从2018年,赤羽初见温皇之时,温皇膝盖以下就无法自主活动。我需要一个仿生人来照料起居。本来应该是这样,但是赤羽并非是家政型仿生人。那你是谁?当时温皇这么问过。我不知道。赤羽搜索了一圈,将自身里里外外检视了好几遍,才如此回答。

你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Nothing。」

哈。赤羽红色的头发散落在温皇胸前,“是,像我这样不堪一击的薄弱身躯,自然需要你。”温皇短促地轻笑一声,“因为你不会拒绝我的命令,赤羽。”

繁复的计算公式快速地穿梭于赤羽的大脑,黄色的LED片闪烁个不停,他垂下眼敛,看向自己的主人。“如果是你的命令的话,神蛊温皇。可惜,并不是。”

温皇从不发自内心地向赤羽传达自己的指令,对赤羽采取消极的放养态度。命令自己的仿生人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只有无能的人,才用直截了当的命令剥|削他人。温皇曾经作过如此解释,完全忘记赤羽不过是个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人的事实。

他唯一禁止的,便是赤羽靠近他的书房,但他又相当矛盾地从不避讳谈及自己的创作。在写的是《无情的智者》。

是说你吗?赤羽问道。

绝顶聪明的智者露出无辜的神情。

噫,不是在说你吗。冷酷无情赤羽酱,了解一下。


但真正的赤羽并不冷酷亦不无情,他完全不受懒惰成性的主人影响,而是形成鲜明对比地具有良好的职业修养。今天是2036年10月8日,赤羽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脑海中便列出今日的数十条计划。然后赤羽在镜子前站立开始洗漱。镜中出现的是一名红色长发的男人,鼻梁高挑,眉目俊朗,眼神坚毅,拥有十分英气的面容。从名字判断赤羽应该是一名东瀛人,除此之外并没有留下多余的信息。

人类便是如此奇怪。当机器人与人类相似度达到一定的界限,人类会对机器人产生恐惧,但当机器人超越这个界限,愈来愈近似人类的时候,却令他们感到安心,一丁点的差异反而加剧人类的反感。到底是要仿生人类人化,还是去人化,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他们对自己既憎恨又爱怜、既喜爱又嫌恶,不如说,他们害怕的正是完美者本身。需要洗漱、需要睡眠、需要进食的仿生人令他们觉得机器也持有人类共同的缺陷,满足地沉浸在自己是造物主最顶端,自己的生存模式才是最优选的幻觉之中。

人类与仿生人的冲|突大概是在2018年达到了顶峰。

2000年,科技出现跨越式增长,世纪第一批仿生人宝宝诞生。

2008年,地球环境恶化,仿生人优势进一步体现。

2013年,仿生人大量投入社会。

2018年,仿生人成为各个领域的顶尖者,却受病毒感染功能急剧衰退,产生大规模的生产坍塌。

2020年,仿生人生态恢复,逐步重入社会。

2036年,现今,关于仿生人的争|议不曾终止。

2018年是仿生人历史上重要的一年。也是在那一年,赤羽出生、遇到了神蛊温皇。神蛊温皇这个人与其说是人类,更像是怪物。他十分神秘,且难以揣度,对任何事态都保持着冰冷的情绪,总是用一种从容有余、全盘在握的状态冷眼旁观两方的冲|突,作出的一系列论断又恰巧地应证了时|局本身。当然他自己并不承认,只是用与己无关的中立态度表明。

耶~我只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残疾人,需要赤羽大人的关爱而已。


将长发束在脑后,赤羽离开浴室,到厨房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以后,才去叫醒了凤蝶。凤蝶是神蛊温皇的养女,放养程度却不比赤羽少多少。赤羽除了被赋予名字以外,几乎所有的技能都靠系统自学。然而凤蝶身为人类自然不同,所以由赤羽担任了凤蝶的养育任务。赤羽帮凤蝶梳洗完毕,甚至在凤蝶头顶扎了两个可爱紫色蝴蝶发卡,才将凤蝶送出门。

回头开始一天一度地叫醒神蛊温皇服务。

通关级别:困难。

赤羽步入温皇室内,毫不犹豫地将被子完全扯开。突如其来灌入的凉风令温皇本来细长的眼眸微微掀开一条缝隙。睁了等于没睁,醒了等于没醒。

“神蛊温皇,起来!”

赤羽冷面无私。

“温皇瘫痪了,要赤羽大人亲亲才能起来。”

躺着的人愈发厚颜无耻。

△ 亲亲神蛊温皇并给他一拳。

□ 给神蛊温皇一拳。

× 将神蛊温皇扔回床上。

赤羽选择了平和的第三个选项,将被子砸在了温皇脸上,挡开了温皇的攻击。神蛊温皇推开被子,一脸惋惜。“唉呀,赤羽大人的灵敏算计真令人害怕。”

非是算计,而是计算。黄色的圆圈转动,赤羽不再理会温皇,而是转身朝门口走去。

“我收到了快递通知,先出门一趟。早餐在餐桌上。”

轮椅有语音控制功能,温皇早就习惯了自己的身体,赤羽并不担心。身后的人坐了起来,“赤羽。”

赤羽回过头来。

温皇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下,“你去吧。”


那个笑容赤羽万分熟悉,非是发自真心的笑意,要用仿生人能理解的话语来形容的话,应该是程序发出的“Smile”的指令而已。

正如他们相见之时,温皇也是这么笑着对他说的。

你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你只是一组0和1组成的代码而已。

那样的笑容冰寒刺骨,令他不禁胆战心惊,然而他连可以被称作「心」的地方都没有,又如何能体会到胆战的意味。

街上混乱不堪,有仿生人反|对者拉着大写的横幅进行着激|进的游|行,不无讽刺的,另一端的大屏幕正播放着仿生人制造商还珠楼最新研究进展。

如果是普通快递的话,只要通过信息认证,就会有送货员将货物直接送上门,他最近也未收到温皇的下单通知。怀着疑虑,出现在古旧保险箱的,是一封来自2018年的信件。收件人却非是神蛊温皇,和寄件人一样,写着的是,“赤羽信之介”。


来自2018年的信息,写给未来2036年的他。


赤羽感到自己模拟器的搏动倏而加速,伸向数据的手指开始颤抖,大脑发出了超越解读极限的哀鸣。


“赤羽,你带凤蝶先走。这是命令。”

“我何时听从过你的命令。”


“赤羽…赤羽……赤羽大人……”

“嗯…嗯……哈……”


“CY762号为您服务。”

“你是谁。”

“赤羽,赤羽信之介。”


穿越18年光阴,寄给下一代自己的时光碎片。


视野被分割成数个破碎的镜像,赤羽全身的部件呼哧呼哧作响,像被蒸汽冲击似的晃动不止,太阳穴处红色的LED灯疯狂闪烁,脑部映出强烈且醒目的警告。赤羽软件处于极其不稳定的状态,踉踉跄跄着往回走,撞到行人都忘记道歉。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幻境中的红色禁止符号占据了整个意识,轰鸣达到了顶峰,在即将窒息的那刻,赤羽冲破了桎梏的壁垒。

书房的门被粗暴地推开。

温皇的眼底闪过瞬间的惊异。他坐在书房里,身边堆积着仿生人的各类部件。

“任飘渺!”

赤羽的声音有些沙哑,狂躁不安的心空荡荡地转了一圈,仿佛又回到了栖息之地,慢慢趋于平稳。

头上已经依稀有些白发,岁月的年轮终是在此人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神蛊温皇微笑了下,向着赤羽伸出手来。

“……你醒了,信之介。”



————————

你醒了,信之介。然而我们的梦才刚刚踏入征程。


这是科学家任飘渺(温皇)和他制作的仿生人赤羽的故事,一个有点悲伤(完全看不出来)最终获得圆满,还将继续走下去的故事。推荐大家去听下镜音的《心 奇迹》


朋友说得没错,把底特律:变人和温赤联系起来的我简直是疯了。

盲选试题和cp令人害怕,偏题严重但我尽力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选择……弃考。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