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遇蛇 • 毒

蛇妖温,捉妖师赤。人形蛇形双车,慎入。《遇蛇•红莲》番外。参加瓜田群动物世界活动。


阳暗的洞穴之中,不知何处响起的水滴之声,计算着这样的次数而维持清醒的意识,却也渐渐有些昏沉起来。正在此时,洞口结界处传来震颤,赤羽信之介凝神以待,握紧了手中折扇,口中法诀已欲脱口而出。

“是吾。”

往常从容有余的懒散声调,竟也带了些难得的真切。

是你,又如何。

结界并未撤下,但折扇却是松了几分,赤羽眉眼稍有舒展,向后半靠在了石壁上。

不出所料,不得半个时辰,温皇便破结界而入。暗青色的蛇身在潮湿的石苔上悄然滑行,墨蓝眼眸暗光逐渐凝聚,难掩的淡淡血味从洞内深处飘来绕在鼻尖。

转过冷硬的石块,出现于视野中的捉妖师大人,不复先前那高调张扬的夺目光彩。赤羽信之介卧靠在壁穴之上,朱色长袍委顿覆盖于地,暗红的颜色洇湿蔓开,整个人萦绕着浓厚的血气。赤色长发垂散在脸颊边,赤羽的头微微歪靠着,抬起眼眸。

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澄澈清明,如暗中跳动的不灭火焰。

瞳孔忽而紧缩,温皇停住身形。

空气凝固一般,隔了飞舞的细尘,滞闷的呼吸,两人默然对视。也许只不过静了一瞬,细长的蛇身便飞速向前游走,慢慢地拉伸、拔高,生出腿部、躯体、肩臂,现出繁复的衣饰和俊逸的容貌,至于赤羽近前时,已是一名秀逸温雅的青年男子。

赤羽的反应很快,在温皇出手之前折扇已经打了过去,避开温皇的探视。但先手一招不过是温皇的虚晃伎俩,温皇手腕一转,已从另侧袭向赤羽,伸来的手犹如锲而不舍缠来的蛇身,状若无骨、虚实难辩,赤羽终究力有未逮,几招之后已被温皇握住了手腕。

“耶~至于此时,赤羽大人仍对温皇如此防备。”

温皇手指切在脉搏之处,细细查探,声音懒散。他未问赤羽发生了什么,何以至于此境,他不问,也无需再问。

赤羽身体放松,半躺半卧,嘴唇轻勾,仰头看向温皇,“吾不知你还会歧黄之术?”

“不会。”温皇回答得理所当然,一派无辜,“只是趁机模仿人类医师所谓的望闻问切而已。有很像?”

眉目吊起,明知蛇妖故意逗|弄,却实在难以无视此人的挑衅,赤羽欲张嘴辩驳,却被突如其来的手臂堵住了嘴唇。

“唔。”

温皇欺|身靠近,一只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滑上赤羽后颈。缓缓抚|摸的冰凉指尖,似乎仍覆有墨青色的鳞甲,皮肤被刺痛到升起战|栗。嘴唇覆上同样冷意的臂膀,从划开的伤处渗透出来的血液,初时明明寒如冰水,但润过唇瓣、抵达舌尖、滚入喉咙,却似辛辣的烈酒,滚烫刺人,一路烧灼,流入肺腑,在全身激荡、奔流。

隔着手臂,赤羽近距离地凝视着温皇。往日难以看清的蛇之神色如今清晰可辨,明明是温柔良善的面容,但融合在温皇的面目之上,伴随着那蓝色细长的眼眸和幽蓝入鬓的眼尾,带了些蛊惑人心的妖邪之气。觉察到赤羽正看着自己,那眼便微微眯起,带了些从容笑意,如沉遂的苍蓝夜空泛起星点细芒。

这人,就算是微笑,也显得如此无赖,惹人十分怒意。

全身气力冲|撞,不待身体完全适应,在能动作之时,赤羽已经一把将温皇推开。温皇的血液至阴,但也极阳,在赤羽全身流转,将其所中的阴招冲|击得一点不剩,因为失血过多、不得进食的虚弱力气也逐渐恢复。

“赤羽大人,感觉如何?”

手拢入袖,温皇面色如常,好像刚才的喂血不过吃饭饮茶一般自然。

赤羽正襟端坐,一边暗自消受蛇血冲|击,“……口感不如何好。”嘴里残留的是淡淡的苦味与涩意。

哈。“赤羽大人真是占尽吾之便宜。”温皇不由叹道,身体靠向赤羽,语气甚是哀怨,“一经入蛰,吾与赤羽大人已有半年未见,实在思念万分。甫一出洞,便四处寻找赤羽大人,岂料遍寻不得,原是赤羽大人张了结界,将温皇隔绝在外,当真情意全无。”

这番话说得巧妙,一副愤概直指赤羽,却将自己推脱得一干二净。

“你可在吾身边冬眠。”赤羽提扇,将温皇支开。

“然后被赤羽大人煲成蛇羹?”许是忘了自己目前的人形状态,温皇已如往常一般缠向赤羽。

手上已捏起法诀,搭在温皇腰间,却反应过来符咒在前次战斗中已经用尽,赤羽垂眸,沉声道,“离吾远点。”

温皇被言灵击到反射性后退,这才觉得有所不对,凝神看向赤羽,却见面前之人虽状若无事,但额冒虚汗,身体也滚烫无比。赤羽抬起脸来,发下的眼眸锋锐凌厉,嫣红的嘴唇张开——

温皇目光阴沉,未得赤羽张嘴斥责,反而将身体贴得更近,一手环上赤羽腰身,一手摸向赤羽下|体,隔着厚重的衣饰,已能感受出那处的硬|度。

果然如此。蛇血阴邪,补血补气,却也补身壮阳。赤羽被迫生食蛇血,不免起了些男人该有的反|应,本是再自然不过。

但赤羽身形微僵,一手已经制住温皇的手。“神蛊温皇。”眉目间仍威严凛凛、气势逼人。

此人,可是道行高深、威名远播、铲除百妖而不动色的捉妖师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却毫无畏惧,坦然地盯着那赤红的眼眸,笑意渐深。

他将嘴唇贴近,感受着此人身上传来的灼热温度,低声道,“赤羽大人体内的这把火,就由吾来灭个干净。”

语毕,张口咬上赤羽的脖颈。


后续点这里。(见评论)



(完)





———毫无预警的无关段子分隔线———

赤羽养蛇记录。


方才11月下旬,温皇就已有些支撑不住。偶尔赤羽坐在窗边翻阅着书本,享受着秋末的和煦日光,回头便见此蛇垂着脑袋,以头点地,打着瞌睡。

那频频点头难以自控的姿态,一反其强势的个性,竟然显得有些可爱。令赤羽想起几个月前,从桌子底部挑出蜕掉的蛇皮,温皇坚决予以否认的神态。知道温皇向来高傲自负,赤羽也并未调笑,只是抬手,将吹着凉风的窗户合上。

至于12月,温皇的状态愈发倦怠,连反应都变得有些迟钝,大多数时候都缠着赤羽,赖在赤羽怀里不肯下来。

到了1月初,天气逐渐变冷,外面已经开始飞起雪。暑期的时候,温皇表示并未见过下雪的模样,还颇有期待,到了当日却嫌弃阴冷不愿出门,被赤羽强行拽起,缠在围巾里,旋在脖子上,一起外出赏雪。至于近郊,四周无人,温皇便被赤羽叫醒,从围巾里探出一颗青色的头来,晶莹透亮的五角雪花落在无法调节温度的蛇的头顶、鼻间,便孤零零地挂着。赤羽伸手,将落在蛇身的雪花拂开。温皇仰首,只看到白色的雪落在那人赤色长发上,染了满目的红,不由缠上、咬住拂雪的指尖。

“白色的雪花,哪有红色的赤羽大人好看。”

到了2月中旬。赤羽出差归家,打开房门,却见暖气不知何时已经停掉,整个房间冰寒刺骨。找了许久,才在床边角落找到温皇。温皇整个身体蜷成一团,浑身僵硬,仿佛盘踞的铁棍。赤羽将温皇捧到空调边,搂进怀里,用手揉|搓,温皇一动不动,凑近细查,没有呼吸、也毫无脉搏。

想着网上的论断,赤羽向温皇使出了十万伏特电|击|疗|法。


温皇受到[伤害]1000点,获得[温暖]200点,体力值[损伤]800点,感受[爱情]-10000点。


猛地打着激灵醒来,温皇觉得自己鳞片上还有些焦糊之味,细长的眼眸泛着不寒而粟的幽光。

“赤羽大人,吾觉得吾根本不需要冬眠。只要将吾放进你的身体之内,便时刻都是春天。”

随着话语,将旧皮从身上扔掉,温皇的身形忽而变|大,将赤羽卷缠着扑|倒。


啊,又至于3月,是温皇出蛰发|情的日子了。




————————————

我在写什么,我不知道。好好说话,别打我。

注意:请勿生食蛇血,内含大量蛊虫。


评论(1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