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同居甜饼30题

九周年庆,紧急复健,只为发糖,全程OOC。


01、相拥入眠

意识陡然清醒的瞬间,神蛊温皇内心一凛,手指微曲,但在下一秒,缥缈的剑意像瘪掉的气球,“砰”地悄然散去。

神蛊温皇的眼还未完全睁开,便顺着腰线摸上,搂过那熟悉又温暖的躯体,将对方揽入怀中。

睡梦中的人无知无觉,却还是伸手给了神蛊温皇一个回抱。


02、一同外出购物

在超市里,神蛊温皇突然执意要牵手,赤羽信之介虽然觉得莫名,却还是靠近,将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面上偏还作镇定的模样,在人来人往之中,侧头坦然问道,“明天想吃什么?”

唇边挂着懒散的笑意,温皇手一拽,将两人指尖交叉,附身过去,温热的气息拂在赤羽的耳边。

“想吃鱼。”


0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回家途中路过租碟片的小店,神蛊温皇心血来潮买了几部恐怖光碟,扬言要一展神威,满足一把小鸟依人的保护欲。赤羽信之介扬眉冷笑,不置可否。

白衣女鬼披头散发地在电视里进进出出,起先赤羽还拿着凤凰刃立于一旁,面带微笑地表示要不要帮忙一把拦腰斩了。

到后来,温皇发现赤羽已经窝在沙发上,不知何时,困倦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04、一方的起床气

赤羽做了一晚的噩梦。身着白衣披散着黑发的人一次次从枯井爬出,缠绕反复,不知疲倦,好像永远也打不完的地鼠。只是那个地鼠,换成了神蛊温皇的脸。

于是赤羽睁眼,近距离地看到散发温皇的脸部特写的时候,有那么一瞬是记恨的。手指用力弹向面前人的额头,赤羽低气压笼罩,声音阴沉。

“目小温,起床!”

温皇皱着眉揉了下额头,面带困意将赤羽重又抱住,“耶~赤羽大人,今天明明是周末,吾注定要与被子为伍。”


05、做饭

赤羽被缠在床上拖了许久才起,简单地做了早餐后就进厨房里做鱼,他不了解苗疆的做法,拿着菜谱边看边做。

温皇也没闲着,斜倚在门口凑热闹,在赤羽动刀的时候,发挥医学生的才能将鱼的解剖过程说得头头是道,连每一根骨头都不放过。

赤羽转过头来,“那你来做?”

“不了不了,”温皇摇着扇子后退,“吾哪有赤羽大人这般心思灵巧。”末了又忍不住揶揄道,“无论赤羽大人做什么我都会吃,反过来赤羽大人可就做不到了。”


06、大扫除

大扫除是神蛊温皇最不拿手的项目,他假装自己是个不可燃垃圾的战略宣告失败,开始着手准备收拾客厅。客厅里本身其实还算干净,目之所极都是他们存在过的印迹。

两人一起去挑的窗帘,经常依偎在一起的沙发,脚边圆形滚落的瑜伽球。

还有兴高采烈滑过去的,叽叽喳喳说着莫名话语的……扫地机器人。

他颇为从容地认为,不用收拾也很好。


07、浏览过去的相片

赤羽在卧室最底层的抽屉发现了神蛊温皇旧时的照片,下面还有个密封的盒子。相片上年少的温皇站在孤儿院的门口,眼神漠然,手里牵着比他更小的凤蝶。

赤羽垂眸将照片和盒子收好,原封不动地放回了原位。


0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神蛊温皇!”赤羽怒目而视。

“何事指教?”温皇从容不迫。

“不是你说要吃鱼?”赤羽望着温皇盘里剩下的食物。

“比起吃鱼,……”

“食不言寝不语,”赤羽适时截过他的话,毫不留情地把鱼塞进他的嘴里,“吃完再讲。”


09、相隔两地的电话

“睡了吗?”温皇的声音从海的那边传过来,带着渺远又不可捉的心绪。

“还没有。”赤羽在这头回道,海风湿潮,浪潮翻涌,宁静夏夜吹来的风舒适得恰到好处。

电话那头,沉吟良久。

最后温皇只是说,“……那祝你好眠。”

赤羽笑了下,答,“好。”


10、早安吻

赤羽醒来的时候有些晚,他行动迅速地洗漱穿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被温皇叫住。

明知温皇并无正事,赤羽还是违背心意地走到床边,略微俯身。

窝在床上的温皇拉住赤羽的领带,将人拉得更低了些,轻微仰首,在赤羽唇上亲了一口。

“还差一个早安吻。”


11、替对方挑衣服

“但这件衣服,不太得体。”

温皇凝眉沉思,望着为了晚宴精心准备的赤羽。

“我觉得倒是可以,但不妨碍我听一听你的理由。”赤羽低头整理袖口,并不以为然。

“领带太花俏,”温皇走过去,拿过自己浅蓝的领带重新系在赤羽的领口,“配不上赤羽大人端庄优雅的形象。”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如果要养宠物的话。

“那就养猫吧,名字就叫八朔。”

“为什么要养猫,”还连名字都想好了,温皇有些不平,“养我不好吗。”

“你不是宠物。”

光芒散去,白发的任飘渺冷着脸站在赤羽面前,抽了抽嘴角。

“喵。”


13、一方卧病在床

赤羽连续加了几天夜班,发起了高烧。温皇强制给他请了假,喂他喝粥吃药,把不愿就医的他塞回被子里。

即便是在梦中,赤羽也眉头紧皱、不得安宁。

温皇坐在床边照看了一会,干脆也跟着钻了进去。感受着身旁灼热的呼吸,他将赤羽搂进了怀里。


14、午睡

“他死,吾也断念。”

指尖摩挲着那人冰凉的面容,脑海中回忆起两人的数度交锋,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没想到这个人,真的就这么死了……

从梦中惊醒,赤羽仍心有余悸,身体却被熟悉的气息环绕,温皇睡在他身侧,心跳安稳而有力。

赤羽忍不住抬手摸了下温皇的脸,有点烫。


15、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刚从浴室出来的人仍带着蒸腾的热气,披散而下的红发好像燃烧的火焰。随即明丽潋滟的眼眸近距离地看过来,轻薄红唇微启。

“感觉如何。”

认真沉肃的语气,贴在额上的温热手心。

垂落的发丝拂过温皇的脸,如湖面上轻拂而过的羽毛,撩拨起阵阵涟漪。温皇的呼吸一窒。


16、帮对方吹头发

握住对方的手腕轻巧施力,就轻易地将那人带倒在自己身前,在对方出言制止之前温皇已经靠近对方耳畔。

“别动。”

温热的风吹拂在发梢、颈侧,红色顺滑的发丝像绸缎一般缠绕在指尖。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 etc)

头发吹到中途却变了味道。

吹风机被随意弃置在一旁,浴衣的领口被轻微掀开,冰凉的唇覆在赤羽的肩背上,温皇模糊不清的低语夹杂在轰鸣的暖风里,难以听清。“明天是我的生日,这一局,你就让我赢一回。”

微弱的挣扎止住,赤羽想起了那个真实又冰冷的梦境。温热缠绵的亲吻切实地落在肌肤上,似燎原的火,赤羽不禁抬手,反勾住温皇的脖颈,将自己的唇送上去。


18、接对方回家

最近温皇勤奋到连赤羽都觉得疑惑的程度。

赤羽步出大楼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霓虹灯盏亮了一片。在秋末的晚风中,温皇穿着单薄的风衣,背光站在路灯的阴影里。

“你怎么来了。”

赤羽快步走过去,将自己的围巾给温皇围上。

“当然是因为万分思念赤羽大人,特地来接你回家。”

温皇笑得有些漫不经心,手有些冷。


19、离家出走

赤羽回到家的时候,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他从客厅一路走到卧室,厨房,洗手间,直到最后掀开阳台的隔帘,那里也空空如也。

两人的东西还落在原处,但心,却失了一半。


20、一个惊喜

一周之后,迅疾且强势地处理完还珠楼企业内部纷争,打点好全部家产的温皇带着一大堆行李出现在赤羽家门口。

“唉呀,温皇无处可去,只能求赤羽大人多加收留了。赤羽大人有没有觉得很惊喜?”

偏偏那人狭长的眼帘里还闪烁着令人难以忽视的愉悦光芒。

“没有。”

话虽这么说,赤羽还是脸色阴沉地让开一步,方便还珠楼员工将行李搬进来。


21、屋顶上看星星

两人的初识是在行业内部的聚会上,准确说来,是在大厦的楼顶。温皇压根不会出席这种充满虚伪社交辞令的宴会。

听说此处可以瞭望到整座城市的夜景,赤羽孤身一人到顶层醒酒,便遇见温皇躺卧在大厦顶端的凉椅上,神色恹恹地望着满天繁星。

一直到后来,赤羽也没有问温皇为何出现在那里,又是在想些什么。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etc)

温皇出事的时候赤羽刚好在国外。

等到他得到消息赶回的时候,温皇已经坐在轮椅上,失去了意识,再也认不出他,也接受不了他的挑衅。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如果我们有一个孩子。

“那一定不能像你。”

“耶~此言差矣,像我有什么不好。”

“黑心、心机、目小?”

“原来吾在赤羽大人心中是此种模样。不过像赤羽大人也不错,不如我们现在就来造一只小小赤羽……”

“神蛊温皇,唔……”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外面乌云密布,隐隐响起雷声,雨水似要冲破漫天阴霾倾盆而降。

昏暗的室内没有亮灯,只有压抑不住的阵阵喘息。


25、喝醉

“伊织大人,吾再也不敢了……”

怀里的人因为醉酒,整个脸都呈现出不自然的酡红,咕咕嚷嚷地说了什么。温皇凑近,刚想问清,就对上那抬起的湿气氤氲的眼。

几缕发丝粘在脸侧,向来清醒而克制的冷淡双眸,染了一片迷蒙的、令人沉醉的红。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枕头大战,掐脸 etc)

“神蛊温皇,本师的忍耐极其有限。”

赤羽手执凤凰刃,全身上下燃烧着熊熊怒火。

“唉呀,军师大人明知温皇最受不了挑衅。”

羽扇轻摇,温皇身周漾起了重重蓝雾。

“才装修的新家,我建议你们有事出去打。”

站在一旁,冷静的紫衣少女。


27、穿错衣服

“任飘渺。”

闻言转过来的人唇边挂着难以捉摸的迷之微笑。

“温皇……”赤羽不由气势变弱,眉峰凝起,“你为何穿着任飘渺的衣衫。”

“吾的衣服剧组拿去洗了,借老任的衣服穿穿想必情有可原。”温皇的眼睛眯起,向赤羽逼近,“只是赤羽大人刚才……”


28、一方受轻伤(扭伤,割手指 etc)

赤羽的手指被箭刺伤,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赤羽半生商场征伐,早就练就了不被催折的坚韧之心,这点小伤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但这伤却令温皇相当在意,他特意调制了药膏提醒赤羽每日一敷。

吾不准你的身上,留下不属于我的痕迹。


29、意外的求婚

等到赤羽手上的伤快要好全的时候,代替药草,出现在温皇手中的是一枚戒指。

“赤羽大人,愿意吗?”

“愿意什么?”眸间带了些笑意,赤羽坦率地接过戒指,戴在自己的指上。


30、滚床单

静谧的夜晚,好像整个世界便只剩下两人一般。

跨过历史长河,经过百次轮回,历过千山万水,两人一次次地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必然成为对方的唯一。

温皇背部流下轻薄的汗水,怀抱着火热的身躯,将自身沉埋其中,一遍遍地抽出、试探、再深入,以身之火热感受心之真诚。

“赤羽,我爱你。”

夹在情热中的,是最冷静真挚的告白。

黑暗中赤羽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微笑着抱住其上之人,“吾亦如是。”




——————————————

题目来自隔壁群匿名,感谢。


勤奋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懒惰的人还在胡乱赶文。躲过了庆生,也没能躲过周年。温赤九周年快乐!


没有人告诉过我30题原来这么长,这么长……。

只要今夜还没有过去,今天就是永远的10.8。对没错我有赶上的!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