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记录】脑洞+坑

有缘可见。整理一发近期的脑洞和坑,基本涉及我写过的所有cp。如果大家有想看的哪篇,欢迎留言(虽然应该没人理我orz)

也许有些就马上填了呢,也许有些……呃我可以当它不存在吗。


1.任赤《月光虫》

赤羽:怎会是你?

任飘渺:吾,有何不可。

赤羽:天下第一剑亲身作陪,乃本师之幸,何来不可。神蛊温皇邀吾何事?

任飘渺:……大概是抚琴饮酒,谈恋爱吧。

(任总:老温,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2.酆湘《独饮西楼》

百里潇湘:哈哈哈哈哈。竟是如此。如此也好,也好。……酆都月,酆都鬼府,吾黄泉等你,先行一步!

酆都月偏执成魔,被夺其舍,魂飞魄散。不入鬼府。


3.王相《碧海清流》

欲星移:不知王是否听过外面流言。说臣蒙王上宠幸,得以集权至此,野心昭昭,意图不轨。

北冥封宇:哈。师相不愿为相。吾几次三番相邀,废丞相,卸统帅,立文臣,辅武将,复玄朝旧统,方立师相之位。若能人志士皆受世人忌惮至此,本王倒不介意多几位宠臣。只是委屈师相了。

欲星移:何来委屈。若是为了海境,需担负这被骂的恶名,哪怕激流涌进、鱼搁浅滩,吾亦生死相往,无所惧也。

“位居特权,如何改变特权?不过痴人说梦。但是既然有梦,吾便愿成全师相之梦。”

“要改革就要有牺牲。如果要做罪人,那罪人便是臣。哪怕千夫所指,也要逆流而上。”


4.竞千《号琅琊》

千雪:王叔,王叔!……王叔!

单夸:吾非是北竞王。

千雪:王叔,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你还要将这面具,戴到何时!

单夸:小千雪,小王的面具已经深植骨肉,取不下来了。……即便我是竞日孤鸣,你又能如何?我又能如何?

(求你们关爱一下人参夸)


5.任赤,酆湘。(现代、帮派、学园paro)

任飘渺:压抑不住了……。

赤羽:温皇?你去哪里。

温皇:去看副楼主。又在翘班。

画风不对(~_~;)


6.温赤(捉妖师/阴阳师赤羽与蛇妖温)

蛇妖温皇盘挂在赤羽腰间,昂首吐信,一脸威胁地冲着旁人恐吓,态度八分傲慢、十足得瑟。

赤羽:……下去。

温皇:我不。

赤羽:下去。

温皇:我不。

赤羽:下去,自己走。

温皇:不要,没有腿,爬不动。

一番争执之间,温皇干脆嗖地从领间滑入,钻进赤羽的衣袍。滑腻的触感激起一阵战栗,赤羽伸进怀中,揪着尾巴一把将温皇倒提出来。

这样还没化掉,也是真爱了。

(人外温赤车,亟待大佬承包。)


7.温赤(轮椅温)

赤羽重返中原,遇到已经瘫痪了的温皇。

然后与轮椅温之间的挑衅与反挑衅的故事。

(求你们关爱一下轮椅温)


8.酆湘(是车)

百里潇湘:赢的那个人,是我。酆都月,就算你现在折磨我也……。

酆都月:嗯。

百里潇湘:唔嗯…吾要在还珠楼顶新建楼台亭阁,要在山顶引一温泉作池。

酆都月:嗯。

百里潇湘:酆都月,你……真是有病。

酆都月:不及你。愚不可及。

百里潇湘:你!


9.直景(直高、尚贤)

歪んだ思いのお題5/病娇五题

①ねえ、こっちを見てよ/呐,看向这里吧

②その涙まで綺麗だね/就连眼泪都如此美丽

③自由以外何でもあげる/除了自由,什么都给你

④誰の記憶からも消えてしまって/从谁的记忆之中消失

⑤その身に消えぬ私の痕を/于此身刻上永不消逝的我之痕迹


10.直景《直江的噩梦》

伪景虎x直江。被女王大人玩弄到羞愤欲死的直江,大家不想看吗。我想看。


11.双玄(车/S/M)

师青玄:明兄,唔…嗯,哈,明兄,啊明兄……

贺玄:你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12.绮意(红茶点文)

如果不开车,如何判断我写的是绮意还是意绮呢。陷入沉思。


13.温赤(下戏、偶梗)(感觉并不会写)

赤羽:温皇,你离本师远点!

温皇:耶~军师大人这是强人所难。一个箱子,不过巴掌大的地,温皇实属有心无力。

赤羽:你,别贴上来!

温皇:吾冤枉哇。路途颠婆,还请军师大人多作忍耐。


14.温赤(少年温)

想写下巫教时候的少年温皇。在那样的黑暗之中,如果能早点遇到心中的那抹红色身影,还会是现在的温皇吗。


15.温赤(犀角香梗)

与流风讨论到的。看风意愿。


还有两篇活动文。一篇温赤一篇酆湘(车/5.1前)。因为最优先起笔,所以不纳入统计。

总之,有了灵感一定要马上开动,也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随便起头。不然……会熬成坑(。此言发自真心。

等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篇车?毁我清修名声。

评论(4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