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酆湘】潇湘夜雨

情人节贺文。


一轮圆月冷冷悬在高空,铺洒下浅淡明辉。飘缈峰顶部常年不散的缭绕雾气,也带了些微微迷蒙的白色,在夜色中轻轻翻腾。

还珠楼顶端琴台上,今日却未有琴音。百里潇湘坐在亭台里,脸隐在夜色暗处,看不清神情。

酆都月毕恭毕敬地站着,面无表情地汇报近日情形。

一直到语毕,对面之人也并未有回应。只听到百里潇湘默然酌酒的声响,潺潺细流,在夜色中分外明显。

仅限于礼貌性地沉默了几秒,几乎是如释重负般地,酆都月拢了衣袖,恭敬欠身,“属下告退。”

“你过来。”百里潇湘开口。

白色的衣袍仿佛一只乘风之蝶,急欲振翅消失在山岚重雾之中。酆都月未动,他依旧保持着低头顺目的模样,既未离去,也并未移动分毫。

“吾叫你过来。”略微抬高的语调,带了些莫名的尖利。

酆都月静静向亭台走去。走得近了,方看清百里潇湘的模样。亭台里光线颇为黯淡,百里潇湘灰白的发色和衣袍勉强笼着微微白光。惯常爱惜的琴毫无怜惜地随意斜置于一边,百里潇湘一杯接一杯地饮酒,鬓发散在脸旁。

酆都月站了一会儿。

百里潇湘似是才想起下一句话,抬起眼帘,向酆都月道,“坐下。陪我饮酒。”声音颇为沉静。

酆都月只是站着。一杯酒被推到他面前。

月色斜映,拉长了影子。为亭台也带来了一丝亮色。

“吾不会喝酒。”酆都月看着酒杯里月色倒影,颤颤巍巍,在波纹中碎裂散开。

啧。百里潇湘发出了一声嗤笑。

“酆都月。”在月色辉映下,百里潇湘散发着淡淡银白色的冷光,衬得四周景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百里潇湘的指尖十分苍白,还有些冰冷。

等酆都月想到这点的时候,才意识到百里潇湘已经绕过桌角,站在了他面前,用手抚上了他的脸。

“你说酆都的月色,该是何种光景?”

百里潇湘声音淡淡,带了些郁郁寡欢的寂寥。这句话似在问他,又似是自言自语。

酆都月望去,百里潇湘的眼眸中承载着月光,冷冷的,却又闪着狠毒凶煞的光芒,面上一片迷乱之色,与其是在看他,不如说正看向未知名的他处。

酆都月几不可见地皱了眉头,“楼主,你醉了。”他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却被滑到后颈的手粗暴地扯住了头发。

酆都月惯常的脸上并未有什么多余的神情,纵然两人离得太近,他的表情仍是一板一眼,就像他无数次站在百里潇湘面前汇报一般,带着公事公办的语气。

酆都月是还珠楼的副楼主,却从来不曾是他百里潇湘的副楼主。

但,那又如何。现在的楼主,便是百里潇湘,也只会是百里潇湘。

呵。百里潇湘勾出一个残忍又嗜虐的笑容。“堂堂副楼主,居然连饮酒也不会吗。”

百里潇湘戏谑道,一手拿起桌边酆都月未饮之酒,悉数灌入口中。一手压过酆都月的头颈,将唇凑了过去。

两人唇齿贴在一起。百里潇湘想将酒渡过去,酆都月却紧闭齿关,并不开口,清冽的酒液从两人唇角流下。百里潇湘指尖轻抚流连而下,停在酆都月腹部,内劲吐纳,狠狠重击。

剧痛传来,酆都月口中血味弥漫,不禁松了牙关,辛辣的酒气涌入,随同闯入的还有百里潇湘的舌。



中间走链:https://shimo.im/docs/fQGwZFuAyvYAn8Il/ (见评论)




等到他醒来,全身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百里潇湘睁开眼,看着敞开的窗户愣神。外面一片黑暗,不知何时月色已被乌云笼罩,只有层层楼宇上悬挂的灯笼,在风雨中摇曳,散发着最后的微光。

淅淅沥沥地,外面已经在落雨。

潇湘夜雨寄魂舟。

他突然想起了这句诗。

百里潇湘缓缓闭上眼睛,觉得身周一片寒冷。哪怕背后的怀抱也是冰凉。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消失在孤零夜色中。


十年了,那个人,终将回归。


——————————

百里潇湘窝在被褥中,酆都月从背后环抱着他。

“…寅时了。”副楼主的声音尽职尽责地响起,好像定时啼叫的报时鸟。

百里潇湘没有动。

酆都月略起身,欲将百里潇湘抱起。百里潇湘微皱着眉,用手按住腰间的双手制止。

“难道百里楼主想要全楼的人看到,他们的楼主大清早地从副楼主的房中出来。”酆都月不再动作,面上似有疑虑,“酆都月并不介意。”

百里潇湘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不耐应声道,“那就去我房中吧。大家看到副楼主从本楼主的房中出来,吾也并不是很介意。”

酆都月微微一愣,“是,属下遵命。”

耳边风声呼呼而响,百里潇湘惊异地睁开眼睛,才发现他的副楼主抱着自己飞在半空中,不由气急,“酆都月,你做什么!”

“不是说要去你房中睡么?”

“酆都月,你!”

我迟早要削了这个副楼主。这是还珠楼代楼主百里潇湘第一百零八次这么想了。



————————————

月色清亮。百里潇湘从梦中醒来,尤自记得梦中的孤寂与绝望。

他一人独处封闭的室内,无论如何叫喊都无人应答。等到门终于被打开,孩子的他哭着向大家走去。迎来的却是无尽的拳脚与奚落。

他抱着瘦弱的双臂闪躲着踢打,在心里一遍遍发着恶毒的誓言。


我要变得更强,我要登上高位,夺得权力,将你们这些蝼蚁都踩在脚下。


然后他就突然醒来了。醒在还珠楼西楼之上。

“怎么了?”身侧之人问道,将他搂紧了些。

“我做了一个噩梦。”

“什么梦?”副楼主酆都月的双眸沉静,里面倒映着窗外清冷月光。

“梦到你——杀了我。”百里潇湘咧出一丝冷然的笑容,手抚上面前人的脸,带着残忍与快意。

酆都月静静闭阖上眼睛,缓缓道,“那便让我,现在就杀了你吧。”

酆都月倾身过来,吻住百里潇湘。


百里潇湘闭眼,接受了这个并无温度的吻,在心中叹息。

也许,酆都地府的月亮,便也是这般的——绝望又温情,寒凉又毫无温度吧。



———————————

一直想写酆都月。没想到最后却是写了酆湘车。以两人的诗号结尾吧。

“独饮西楼酆都月。

潇湘夜雨寄魂舟。”


任飘渺,你这个罪恶深重的男人哪。

任总:???我就知道我又逃不过??


百里潇湘:我只关心,最后我的琴怎么样了?

酆都月:没事,吾收起来了。等不下雨了再弹。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