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任赤/温赤】魇

情人节大餐,内容你们懂的。

内含三人,注意。


夏日午后,就连空气都沾染了热气,粘腻得仿佛能拧得出水来。外廊之下,赤发之人席地而坐,手摇折扇。赤羽信之介甫从堆积事务中脱身,难得享受起片刻闲暇。被日光暖洋洋烘烤着,不由半阖了眼。

眼前是迷蒙的白色雾气。

从身后传来脚步声,纵然脚步再轻,又如何瞒得过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的耳目。何况此人根本毫无收敛,堂而皇之踏入内院。赤羽双眸锐利,折扇应声而收。

正欲站起,身形却止。全身沉如铅铁,不受自身控制。竭尽意念,不过手指轻颤。赤羽心下一沉,不待其他反应。

来人已缓步至于身后。浓厚的热气蒸腾中,传送来一阵沁人的清凉。寒如飞雪,皎若明霜。

白色长袍袭地,来人蹲身,衣料贴近,背部传来淡淡凉意。银色发丝倾泄,几缕垂落在赤羽颊边。“赤羽军师。”靠近耳畔的一声低语。

任飘渺!

离得太近,已经超过了可以容忍的范围。赤羽垂眸,不知哪处出了差错。神蛊温皇确实是身在东瀛,位于东剑道之处。赤羽公务繁忙,未曾得见。即便如此,要通过西剑流层层封锁,仿若无人深入自己居所……。

不对。

正自思凝间,修长的手指已经覆在自己的指上。折扇从手中滑落,赤羽向后倾倒在身后之人怀中。


无穷的剑意织就而起的一张紧密罗网,从上至下压制而来。赤羽信之介低着眉目,被压迫得几近摧折,无法动弹。他凝神聚力,堪堪将手背翻转,已经被那人转换了角度轻轻托握住。淡紫色的眼眸冷然,任飘渺俯身,再唤一声,“赤羽大人。”

手指移到黑色腰封。





中间走文档:https://shimo.im/docs/rsocZdbQYAkgzQjW/ (链接见评论)




红光碎裂在蓝色羽扇之上,如砰然炸开的花火。

盛夏午后,热气沸腾,刮躁禅鸣声阵阵,添水的竹漏“嗒”地敲出一声脆响。如雾如梦般的幻境散去,落下最真的真实。

出现在庭院廊下对峙着的,仍是一赤一蓝两道身影。

赤羽站于廊下,祝仪扇如剑似火,切在温皇的颈边。

“哎呀,赤羽大人留情,”蓝衣儒者嘴角挂着虚与委蛇的笑意,手执羽扇挡住赤羽的凌厉杀招,“差点杀了吾这个救命恩人哪。”

从容有余的口吻,哪有半分性命之忧。

红芒越过温皇的颈边,直掠而去。

将即将逃入拐角的黑色阴影击得粉碎。


赤羽信之介沉着脸色,已经不留痕迹地退后几步,与温皇拉开了一定距离。

“……原来神蛊温皇也会术法。”

“我自然不会。”温皇轻摇羽扇,盯着赤羽,“但吾之蛊虫,会。”

赤羽面色一变,自己一时之间,竟未第一时间觉察放于居室之内的沙蛊。

温皇似是也体察异样,“不过如此小鬼,……”

未尽的话语,目光停顿在赤羽的颈边,戛然而止。一向自持有度的西剑流军师大人,衣领微乱,略显露在外的洁白颈项,细密的汗珠满布,隐隐透出一股挠人的粉色。

墨蓝眼眸深沉,继而泛起了些微笑意。他拿羽扇再扬清风,却是淡淡言道。

“今天这天气,还真是炎热啊。”

如火的酷夏,将人心都烧得躁动难安。

金银折扇掩于身前,挡住温皇的视线。赤色眼眸亮如玉石,沉静无波。嫣红唇边一声浅笑。

“谁说不是呢。”



………………

“今天这天气,还真是炎热啊。”

“谁说不是呢。”

“赤羽大人居然仍穿着如此繁重服饰,层层包裹。不如由温皇帮手,脱去一两件。”

“神蛊温皇。你离吾远一点!”

“耶,赤羽大人,来嘛来嘛。何必羞涩。”

“朱凰蚀焰!”


………………

*食梦貘(ユメクイ)私设。制造噩梦并吞食的妖怪。


评论(2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