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温赤】节前小点心

情人节前,先吃点小段子。内容不要太在意。

有蛇慎入。


1.无法传达的心意

之告白


中秋之夜,明月高悬。月下院中,树影婆娑,桂香怡人。一蓝一赤,两相对坐,手握杯盏,煮茶温酒,很是惬意。

酒,是上好的陈年酒。人,是心尖上的知心人。

月光挥洒,笼于暗色的朱色和服,迷迷蒙蒙,如轻覆的雾霭薄纱。赤羽折扇轻移,将桌上杯盏推过去。

蓝色羽扇半遮,对面蓝衫之人狭长眼帘微光烁烁,似有挣扎,犹疑良久。

一向运筹帷幄、舌灿莲花的顶尖智者,也有哑口无言、百口难辩之时,犹如铁树开花、千岁一时,令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也提起了兴致。他给自己满了一杯,静静独酌,不催促,不动容。

指尖在被推送前来的杯沿上细细摩挲,覆上先前那人握住的位置,似还残有余温。“赤羽大人,”响起的声音如一地轻慢、懒散,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还珠楼家大业大,吾一人无力掌管。可否请赤羽大人代为操劳?”

仿佛偌大家产、天下第一楼,也不过是举重若轻的一波浮萍、一尾鸿毛。

嗯?略微上扬的眉,赤羽似有所思,语调高昂,“你瘫痪之时,本就由我操劳。突然记起,还尚未向你讨些代理费用。”

“……。”

温皇不由沉了分脸色,接管还珠楼人脉,利用还珠楼情报,广开恩泽。该是谁向谁讨债,倒还不好说。赤羽信之介,果真是处处占尽他之便宜。

一杯佳酿下腹,四肢百骸,无一不舒爽通畅。遥望天边明月,温皇并不气馁,“赤羽大人,你不觉得今晚月色真美。适合做某些事情么?”

言至末尾,语气轻微,眼底眸光深幽,带了些难以掩饰的隐秘意味。

金银折扇敲于手心,赤羽眉间豁然开朗,似有所悟。“多谢提醒。公务缠身,如此良辰,浪费可惜,确实有必要加点夜班。”

说着便立起身来。

“……。”

“且慢。”一柄羽扇斜伸,却是拦在赤羽身前。温皇面目柔和,看向赤羽,目光灼灼,语带真诚。“鄙人残躯,贱命一条,此后就托付给赤羽大人了。”

难得懒入骨髓之人离了他那久不离身的卧榻,赤羽盯着神蛊温皇身后。“你可以托付给你那飙车八十迈的躺椅。”

“……。”

无言的一声叹息划过唇角,还不待反应,白光飘渺中,一白发剑者赫然而立,手握无双。人未动,意已至,剑齐发。

正是此刻,红芒璀璨,赤羽凤凰刀在手,已与无双剑互相对峙,酣战一处。

“……任飘渺,你看清楚。吾不是宫本总司,用刀不用剑。”

眉头微锁,蓝发轻扬,一如来时无声去时无息,无双倏然消失。凤凰刀迅疾停住,截于近侧,转化为扇。飞舞的火丝吹得脸颊滚烫,映得火后的赤眸灼热逼人。

“赤羽大人,”温皇抬手,握住赤羽执扇的手,轻声,“吾……”

折扇点于唇上,将话语止在唇间。

赤羽嘴角含笑,两人默然对视,不由倾身。

哗啦一声,打开的折扇。


飞来的一片蓝羽、一片红羽,将躲在树后的两人打了个穿。


2.无法传达的心意

之书信


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正坐于几前批示公文,突然外面人声嘈杂。

不及问询,一蓝衫之人不请自入。挥退跟上前来解释的侍从,赤羽手执折扇在手,一脸探询之意。

神蛊温皇如入自家,在几前榻榻米上侧身而卧,躺得行云流水,毫不拘束。羽扇轻摇,端的一派悠闲之态。甫一张嘴,却是数落之词。“唉,赤羽大人身处东瀛,吾便向东瀛传送了一千多封书信,你只回了两封。一封‘吾尚安好’,一封‘休再叨扰’,真真薄情。”

“哦?就是你寄来的那些悲春怀秋,无所事事的废纸吗。”一沓纸张置于案上,隐约笔迹缭乱,天马行空,堪称鬼符。

将这些一一通读,收敛放好,甚至于百忙之中,回书两封的赤羽信之介,可谓称得上仁至义尽。

“耶~”狭长眼眸显露笑意,温皇羽扇微掩,“都是吾心念所至,一片真诚,怎是废纸。”

赤羽完全不受动摇,折扇敲桌,反唇相讥,“汝瘫痪之时,吾给你寄了1675封飞书。你只字未回。十二字代笔。便为你言之真诚?”

回想起1675封挑战书,那确实称得上是“非死不可”、诚意十足,温皇不由打了个寒战。


3.如果一方是妖怪

之青蛇


青灯如豆。

一赤发之人端然而坐,褚衣袭地,手执狼毫,笔下龙飞凤舞,挥洒自如。

“赤羽大人。”幽幽一阵长叹,唤不来此人的半分注意。狭长眼眸注视着此人,一只裸足窸窸窣窣,寻了缝隙,碾进赤羽的衣袍。

冰凉的足尖仿若踏入火烧之境,在衣袍底部肆意游走,然后轻挑地勾起沉沉衣饰,灵活滑入里衣之下。

眉头微蹙,伏案行书之人悠然落笔。一手精准地抓住作祟的足踝。

“神蛊温皇。”直视而来的烟灰眼眸凌厉威严,从紧钳的指间传来的烈火灼焰窜过腿部,流转全身,合着案上明灭不定的繁复符咒,欲将温皇五脏六腑焚烧,直至灰飞烟灭。

罩于这灿烂金光,这只千年蛇妖毫无畏惧。他拢衣半卧,手持羽扇,眉间含笑,懒懒看过来,尤然带了些无辜神色。

跳跃的烛火映在那眼尾细细的蓝色眼影上,一路拉长,形成瑰丽的魅影,妖邪四溢。

“看来,”循了裸足,赤羽倾身上前,半身相覆,盯着温皇的眼睛,“将你缚在我身边,仍不足于阻止你作妖。”

一手置于赤羽胸前,温皇仰首,“吾本来就是妖啊。”

善于蛊惑人心的言语。攀上赤羽的脖颈,温皇压低声音,附在赤羽耳边。

“何况,——吾可是吃人的妖。”


捉妖师府邸。赤羽居所。

半开的窗扉与飘飞的绸帘,夜色沉沉,尤能看清床间毛骨悚然的一幕。

一只粗壮巨大的青色长蛇半昂着头,细小的墨色眼眸精光汇聚,令人几近冻结。颀长的尾部袒露,将红衣之人的身体整个困缚,盘旋缠绕其中。

化为原身的青蛇垂首,蛇信频吐,接近、轻嗅于赤羽脸边。


到底是人缚妖,还是妖困人,尚在未定之天。


4.如果一方是妖怪

之白蛇

之逆转cp的场合


垂落的银丝散于地,似廊下辉映的初霁白雪。那漂亮的紫色眼眸也如这雪,泛着层层冷意。

符咒贴于掌心,将这个送上门来的白蛇压得动弹不得。便只有这双眼睛光波流转,冷冷盯着其上之人。赤羽信之介朱衣如火,唇角带笑,似要将这雪意揉碎、融化于指尖。

祝仪扇轻轻挑起银发之人的下颌,赤羽目光锐利,声音低沉,“吾听闻中原有此志异怪谈,谓之《白蛇传》……”

银发大妖不禁微皱了眉头。

呵。赤羽身体微俯,一字一句,吐在任飘渺耳边,“今日吾救你一命,不知白蛇。”

“又当……以何为报。”


——————

1.目小温:……。我扛不住了!大目任,你上!

大目任:不要怂,上去干!

温仔扶额,将打架的两人拉开。

……吾不是叫你这么上的。

2.与@流風太太聊天提到过书信往来。

3.4.因微博有人点了温赤+赤任,所以……。但是等等,这看得出来是赤任吗。


评论(2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