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双玄/地风】花妖(中)

花妖(上)

女装大佬。温柔乡。内含血腥,慎入。因太长,分了几节,请从(上)开始看。


“还是,——太子谢怜。”


青馆众姑娘面面相觑,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便见两人状若疯狂之举。清醒过来的师青玄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放过明仪的肩膀,痛声道,“让诸位忧心了。我只是想让内人彻底认清,她其实是喜欢女人,厌恶男性的事实。”

师青玄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令人恻然。不顾老鸨阻拦强行进入,身边黑衣女子厌弃的神情也有了全新的理解。

师青玄犹豫道,“不知有哪位姑娘……”

明仪端然而坐,过分白皙的皮肤凝如玉脂,一双眼眸纵然寒气逼人,流转间也顾盼生辉。更不用说那饱满微露的胸部,纤长有型的身材,确是令女性也为之心动的冰山美人。

“如若不嫌弃,奴家……”静默之中,细若蚊呐的声音响起,女子以帕遮面,一对青葱玉指伸向旁边坐着的明仪。

还未触到那窈窕身形,一柄折扇却是挡住指尖。师青玄半护在明仪身前,握住那双纤细手指,细细查看,眼角眉梢,笑意盈盈。“哎呀,姑娘。你这手指……”

“——指甲也太长了些吧!”

随着陡然沉下来的语调,师青玄面色一变,手掌用力,使劲捏下。

刚才还软弱无力的双手瞬时化作细长的白条,咻地一下从师青玄掌中脱出。女子头发飞散四扬,变成了黢黑的根部长须,飘飘荡荡。坐立的双腿裂开,争相从纱裙里拥挤出来的女子头部,好像终于挣脱束缚的胎卵,纷纷探出头来,成长膨大,变成姿态丰腴的成熟女性,随着女子咯咯唧唧的笑声。

“嘻嘻嘻嘻终于出来啦。”

“好俊的女子……”

“还是个神官呢。”

“好香啊。”

“神明的香气。”

“恶臭。”

“是香气。”

“恶臭。”

是早就结果成胎的花妖老母。

没想到如此拙劣的手段,都能够引诱花妖上当。

“捂住口鼻。”明仪面色沉稳,抓了巾帕覆脸,瞬间已经踢开室内桌椅,跃至一旁,冲房内吓得瘫软在地的姑娘们喊道,“都快跑!”

另一边,师青玄已经手持折扇,与魆黑的根须缠斗在一起。

柔软的女子挤挤攘攘,口中吐出粉红雾气,伴随着媚然娇态与污言秽语。

“啊,好香甜啊……我都硬了。”

“没有果实,你哪里能硬了。又是在做春|梦了吧。”

“啊是神君在看我,我都怀|孕了,快要生了。”

“有没有搞错,神君看的是我。”

“神君看的是我。”

“神君快看我啦。”

“哎呀神君方才不是还愿意与我一夜风流快活吗,男人果真是花心的生物,立马翻脸无情哪。”

“也不看看你长的什么样子,神君爱的是我啊。”

上面战得更凶,下面吵得也凶。什么甜蜜心肝,神君哥哥,夫君爱人一番争抢,说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淫|乱言语,吞|吐着绵密的浓香,女形的手臂不断伸长,像白面团似的软软地纠缠上来。

师青玄是第一次遇上花妖,纵然脸皮再厚也敌不过赤身裸|体女子们轮番言语身体攻击,被围个水泄不通。

师青玄一手持剑使劲挥砍,一边掏着耳朵,在花枝里跳来跳去着躲闪,一边卖力从柔情蜜意中仰起头来,看向明仪大叫道,“能不能让她们闭嘴啊?!我要被吵疯了!”

“杀了她们自然就闭嘴了。”明仪冷漠道。花妖底部伸长的手臂似游走的白蛇,到处攀爬,一面极其饥渴的妄图缠上她的腰身,一面抓向那些姑娘们。方一接触,眨眼之间两三个姑娘就被吞裹入腹,消失无踪,只余粉色雾气静静散去。

“啊神君砍得我好痛,好痛啊。”

“我也好痛啊。”

“我已经不行啦。”

一呼百应,花妖们吵吵嚷嚷地叫起来,莲藕般的触手急剧乱甩,雾气蒸腾,有部分根须已经软弱无骨地向屋顶滑去。在一片嘈杂翻倒中,明仪大声道,“师青玄!”

一柄折扇祭起,前面大写“风”字,后面三道清风流线,师青玄正扇了三下,反扇了三下,一股强风平地旋起,吹散一屋子雾气。

花妖们已经顺着屋顶溜之大吉。

趁着扬起的大风,师青玄从被掀开的屋顶飞起,身影已经追逐着花妖消失。



白衣道袍被风吹得烈烈直响,师青玄煞白了脸色极速往回跑,跌跌撞撞着奔逃。隔着老远就看到迎面跑过来的黑衣男子,便大声叫道,“明兄,明兄!”

明仪已经换成了男子本相,黑发垂散,一双眼眸锐利森冷。大为惊惶的白衣道人一见男子似乎松了口气,步伐也缓了下来,身体软了一分,直接向前倒去,“明仪,终于……”

面色潮红,耳根也泛着红色,眼眸激荡,气息不稳。

明仪向前一步接住师青玄,一手迅速捂住他的口鼻。

怀中之人瞪大了眼睛,马上开始挣扎起来。使了全身力气,就差在明仪手掌咬出几个口印方才挣脱,大口喘息起来,一边用力吼道,“我没中温柔乡!!!”

“那你揣着这副表情瞎几把喊什么!”

师青玄抓住明仪衣襟,“我跑累了歇口气不行啊?!!”却是一副活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手指伸出,往明仪唇上一按。明仪未有防备,咕噜一下就吞进腹中。“什么?”

“定心丸。”师青玄惨白着脸色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难道你以为我哥派我下来,什么都不给我准备的。”

转过身来,看着黑衣男子,却是心有余悸道。

“明兄,你。做好心理准备啊。”


最先崩溃的,却是师青玄。

黑夜茫茫的山林之中。整个山顶之上,密密麻麻都被花妖们覆盖。众多优美绮丽的女形在月光中拔地而起,破土而出,舒展着白色光洁的身躯,摇曳开来。有风吹过,头顶血红色的花朵怒放着如涛翻滚,细长柔美的手臂宛若血海之中的白浪,泛着粼粼波光。

如若他们早先年前被派到此处铲除花妖,顺手采撷收割一把这些花朵,说不定还能提前抢占个“血雨探花”的美名。

明仪看着面前翻江倒海缓缓舞动的女子,不知看到了什么,脸色简直可以称得上铁青,身形僵硬在当场。这个花妖老母,能为绝对不止是凶,甚至是高于大凶。

明仪道,“小心。她有窥视人心的本领,会幻化身形。”

但身前的师青玄显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语。自打带着地师来到花妖老穴,他就一路狂笑不止。此时他转过身来,面对明仪,笑得前俯后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多明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明兄你放心我绝对不占你便宜啊哈哈哈哈哈哈。”

把堂堂风师大人吓得掉头就跑的便是眼前场景了。

无数个赤身裸|体的“明仪”在月色下摇摆着苍白的身躯,耸动着诱人的高峰,幽幽唤着,“神官,来呀,来与我快活呀”,层层叠叠的推进下去,汇成一片蛊惑人心的花海。

明仪无视师青玄的笑声,质问道,“你的风师扇呢。”

师青玄怀抱一把长剑笑得瑟瑟发抖。不待风师回答,明仪已经知道了答案。簇簇拥拥的花海之中,几个花妖正在争夺一把白色折扇。

“好香啊啊好想舔啊。”

“这是神官送给我的扇子还给我啦。”

“你们才是,这是神官与我的定情信物,你们抢什么。”

明仪顿时无言以对。什么样的神官,能让自己的贴身法宝,被一群花妖轻易夺走,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不过还不等他呛声几句,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将他险险吹走。

花妖拿着风师扇,在山头刮起了怒号狂风!

师青玄将长剑一把插进泥土之中稳住身形,回身看到明仪已经拿出了一把月牙铲,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师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仪黑着脸,忍住将月牙铲从土里拔出甩向师青玄的冲动。使出千斤坠,顶着巨风,往始作俑者方向挪了几步。他沉声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黑色眼睛森然,仿佛要将风师洞穿。

“我怕你啊,”师青玄终于听进了一句人话,回过头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多明兄难道不可怕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仪看着被自己扇子扇出的风,吹得歪瓜裂枣,呲牙咧嘴的师青玄。

“……还是你比较可怕。”

风又凭空大了一层,不仅差点将地风两师吹跑,就连花妖自身都未幸免于难,被吹得东倒西歪,在风刃中惨叫连连。地风两师一边忍受着刺骨强风,一边躲避着花妖们纷乱的手臂。

地师一个扬手,堪堪抓住要飞走的师青玄的衣带。明仪一手握着地师铲,一手抓着师青玄的腰带,师青玄一手抓着差点飞走的剑,一手捂着自己的腰。“别抓我!衣服会掉!”

“哦。”明仪放手。

师青玄迅速被风吹走了。


幸而最终不过是伤敌八百自伤一千的招式,且在花妖手里发挥不出神器真正的威力,不出一会儿风便止住,倒是令花妖惊喘连连。

“哎呦可算是累死老娘啦。”

“你们伤了我的脸了啦嘤嘤嘤”

“什么破扇子啊使出了吃奶的劲啊。”

“是神君的扇子啊你不要给我呀。啊~神君~啊~扇子~长长的~粗粗的~”

“滚开点别对着扇子就开始发|情,正主在那儿看着呢。”

所谓的正主正从不远处的吃土姿势中抬起身来,拖泥带水地滚爬起来。

明仪也跟着嘲道,“你那什么破扇子,花妖都可以用?可以用法术召唤回来吗。”

失去了核心武器,可谓是失去一个重要助力。

“不能。”师青玄第一次被风师扇扇飞,脸色也不怎么好,挑了下眉,斜倪着明仪手中的月牙铲,“要不你和你那地师铲沟通试试,看它会不会应你。”

明仪其实内心也十分清楚。他在青馆那边安置了众人,拔了花妖的老树,赶来此处的第一件事便是召唤土地。但是土地神毫无响应,恐怕是早就被花妖吃了。如此不堪的演技也能引诱花妖上钩,只怕正是因为妖母垂涎他们的神官身份。妖母肆无忌惮,吃了多个神官,方能从区区一界小妖,短短数日又成长到如此地步。就连风师扇都能用神仙术法加于运用。

趁着花妖未再起风势,明仪抡起月牙铲,对着攻来的花妖就是一顿猛劈。粉色血雾散出,都是迷惑人心的媚毒,因为吃了师青玄给的定心丸,只要注意不正面相迎、大量吸入,也不用刻意维持定力,受到什么太大影响。等明仪杀了一圈,才发现师青玄那边却没有什么进展。“你搞什么啊!”

师青玄抱着长剑,显得有些畏手畏脚。迷乱的花妖可怜兮兮地朝他身周聚集,委屈巴巴地缠上师青玄。

“嘤嘤嘤别杀我呀别杀我呀。”

“我只是想和神君一夜风流没想着害你呀。”

“神君你怎么这么凶呀。”

“过来抱抱我好吗我好冷啊……”

眨巴着大眼睛,向着师青玄伸出手臂,仿佛要将人收入怀中。

咔嚓一声身躯已经断成两裁,“你到底杀不杀啊。”明仪冷冷的声音在近侧响起。

师青玄面目纠结在一起,微蹙着眉头盯着明仪,“可是明兄,你看,她们都顶着你的脸,这,我,……我下不去手啊。我做不到啊……”

回答他的是飞起的残肢断臂。明仪直直地倒了下去。

“明兄,明兄啊!你振作点,你振作点。你可千万不能死啊,都怪我,都怪我犹豫不决,都怪我拖你入了这趟浑水。你死不瞑目啊。”师青玄抱着明仪,哭得伤心欲绝。

……。明仪冷目看着他抱着花妖的尸体哀嚎,毫不留情一个铁铲下去,将人脸戳得面目全非。“你还行不行?不行我画个法阵把你圈进去。我一个人上。”

“行!我怎么不行了!我男子汉大丈夫,随时都行,想上谁就上谁!”

师青玄抱着一个女妖,提起衣袍就欲将对方压倒在地。四分五裂的粉色血雾炸起,明仪揪着师青玄的后颈,面无表情地将他从花妖身上提拉开。

“我们先抢回你的扇子。”明仪道。

师青玄跟在后面,挥舞着长剑,“好。”扇扇子是他的拿手好戏,用剑也确实不太顺手。

但是他举目看着距离扇子之处,中间隔着的重重叠叠的女形,仿佛隔着一片大海汪洋。

花妖难缠,并非法术高强,也不是功力了得,是多,是软,且毒。由内到外都是毒气,烧不得,全身上下都是毒刺,碰不得。就算刀剑相向,也要注意屏住气息,多方掣肘。

而此妖母,让神官更为忌惮之处,在于她放出的花妖分|身中,有一部分,便是真正的人类女子。

这些人类女子还未经历完全的同化,尚留有潜藏的意识,只不过被吸呐一处,唤醒了内心深处的贪念,跟着作恶。那些凭空消失的人们,都是被花妖欲|望吸引,一念沉迷,自主归附,完全吞噬,瞬间无声无息。

在苍茫大地、江河湖海,发不出一声回响,激不起一丝波澜。

花妖深爱男子精血,但就身体形态而言,却更中意女子容颜。是以此妖母多挑女子下手,也是为了永驻容颜,永生依附。


两人相互掩护,奋力开凿道路。想要在这白玉般的肢体中开出一片银光,杀出一条血路。挑|逗声与惨叫声接连不断响起,肢体断骸不断飞溅,师青玄都不禁红了眼。

肩膀被人拍了一把,师青玄回头,正对上明仪的脸,已经一剑挥起。明仪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腕,冷声道,“是我。”

神官不能对人类出手。出于这般禁令,需要仔细分辨人类和花妖的厮杀,令风师大人也高度紧张。

“明兄,是明兄吗,”师青玄衣衫不整,双眼有些模糊,额上汗珠细密,耳根通红,“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不是。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明仪断然否定,转身就走。

“哎呀,干嘛生气啊。”师青玄从女妖的拥抱中脱身而出,追着问道,“说。有什么想法。”

明仪道,“浪费精力在这些花妖分|身上毫无意义,还不等杀出重围就力竭而亡。”

师青玄表示赞同,因为顾及人类不能肆意开杀令人难以施展全力,“必须找到妖母本体杀了才能以绝后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回我的扇子,才能双人合力。”

明仪咬破自己的手指,已经开始在地上画法阵。师青玄提剑,将前来攻击阻止的花妖一一砍开。阵法既成,形成一圈保护的屏障,将花妖们隔绝在外。

“哎呦神官们要逃走啦快点过来快点过来啊。”

花妖们成群结队、前仆后继地扑来,撞倒在结界壁上,又被反弹回去。声音也逐渐小下去。

“我挖个洞,直通那边,先将扇子取回来。”明仪将月牙铲执在手里。

“好。”开土动工是地师的专长。固然这铲子难看了点,好歹也是地师大人正规的法器。师青玄强忍住不笑,憋得十分辛苦。

明仪动手,一铲擂下去,脸色青了几分。

“怎么了,长久不用钝了吗。”师青玄将剑插在一边,拿过地师铲,欲帮手一把。灌注法力,一掌打下去。

整个手都酸麻难忍,抓住一旁佩剑才避免被震飞。师青玄瞪大眼,看向明仪,“明兄,你这样诓我不好吧。”

“……手生。不要介意。”

能工巧匠出身,掌握天地两界工事,隔着土地据说可以看穿三尺的地师仪,居然好巧不巧,所选挖洞地点刚好是地底的土地神居所。因为师青玄不及防备,自然被底下的土地神庙反打一把。

“都说叫你没事多用用你这铲子,拿出来挖挖田种种花……”说到此处,师青玄不禁一抖。大概半月之内,他不想再与花打上任何交道。

但因花妖以为二人要逃跑便纷沓而至,将两人里三层外三层方圆几里都围了个实在,目前他们只有法阵之地可以踏足。明仪不得不沉着脸开始就地挖土。

看到也被自家宝贝地师铲坑了的地师大人,师青玄本来隐约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不料进不来的女妖们使出浑身解数,扒拉在球形的阵法结界之上,搔首弄姿,百般诱惑,令师青玄苦不堪言。

“明兄,明兄,快了没有啊。一个土地庙这么难挖吗。你斜着挖挖看啊。”师青玄差点跪下去,抱住明仪大腿。

明仪一脚将他踢开,将铲子往地上一顿,“滚。要不你来试试?”

 “不了不了,还是明兄你来你来。明兄你快点挖快点挖啊。”想起刚才被震酸的手臂,风师连连拒绝。土地神庙是土地法术来源之处,很是庞大繁复,且此处为花妖老巢,地底什么状况实难预料。

花妖势力庞大数量众多,将结界压得摇摇欲坠,开始破裂。师青玄看着满目的“明仪”,吓得哇哇大叫,“啊啊啊啊好多明兄啊啊啊啊。”

“不好吗,让你一次性看个够。”明仪嘴角嘲讽地勾起,冷冷地看着师青玄。

底下的土地开始逐渐塌陷,师青玄迅速跳进法阵大坑,抱上明仪的腰。知道自己确实勉强明仪化了不少次数的女相,师青玄仰头讨饶道,“我错了,是我错了,明仪。”

明仪一脸冷漠,手抚上师青玄的脸。

“你知道错了就好。”

声音低哑,手指冰寒,黑色眼眸比那海水更深更沉,看得师青玄寒意陡升,全身发毛。


评论(13)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