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空网】罗网邪郞

御魂空。网红人。甜宠ooc。


有一天,我的王子会脚踩蛛丝,荡着秋千,踏过尸山血海,来寻我。


网中人再度登场的时候便是如此情景。

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

飞跃地狱门,邪郞掌无常。

伴随着响起的诗号,网中人从树林暗中飞来。直射而来的蛛丝腾起一圈圈血雾。

御魂笑光辉站在残骸血雨中,愉悦地眯起眼睛,等待妖神将如约而至的回归,自豪得仿佛要号召全世界。

如果省略掉接踵而至的“戮世摩罗,你该死”的低吼,以及掐向自己脖颈的双手。


御魂笑光辉瘸着腿,几乎踉踉跄跄被推搡着进屋,“哎呀,爱将,我知道我们好几档没有见面,你对我情深意重思念万千饥渴难耐,但如此急切也太……”

隐在蜘蛛面具下的脸看不清表情,网中人抿着唇,一声不吭,无视了御魂笑光辉的胡言乱语,以及旁边天恒君不合时宜“帝尊你刚才吃好了没有?帝尊你逃难的时候有没有睡好?帝尊,你有没有很想我杀生鬼言?帝尊哪,只有一个房间你会不会挤,我看还是让妖神将挤进我的破屋…”的絮絮叨叨。

“啪”地一声,重重合上房门,将一切噪音隔绝在外。近乎粗鲁地,网中人立马揪起他的衣领,压抑着怒火,“戮世摩罗,到底怎……”

御魂笑光辉突然沉静了声音,正经了神色,他将折扇点在唇上,倾身靠近网中人,“嘘——”。

嗯?

网中人警觉地绷直了身体,屏了内息,调动五体通感体察外界。

刚才的鼎沸嘈杂逐渐沉寂,房内鸦雀无声,静得落针可闻。他甚至听到了厨房里断断续续的滴漏之音,……以及从隔壁房间传来的窸窣声响。

极尽挑拨的低吟,难以言明的水声。

网中人笔直又僵硬地站着,他扫了眼房内。绘制着不可描述图景的屏风,门外还附带温泉,水上漂浮着花瓣,居然还是vip配置。御魂笑光辉将他抵在门上,全身几乎挂靠在他身上,肩头的狐狸面具反射着邪魅幽光,不知是房内燃起的熏香,还是紫色和服散出的气味,带了些莫名气氛。


哼!觉察了再度被戏弄的网中人愤然放开御魂,抬腿便要离开。御魂笑光辉及时按住了他的手阻止,煞有其事道,“喛,妖神将,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躲避追杀。”

“网中人从不害怕追杀。”网中人一身火红,气势汹汹。

“吾知道我的妖神将勇猛无敌,所向披靡。但这是天兵君打工的地方,那个废材好不容易才找到栖身之所,看在我们都是流落异乡同病相怜的阿猫阿狗份上,还是要给他留点薄面。”

杀生鬼言,与吾何干。网中人甩开御魂的手,御魂笑光辉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网中人顿了顿,忍住没去扶一把。

“欸~妖神将,麦这么凶。”御魂丝毫无惧,继续恬不知耻地粘上来,“再说隔壁情意绵绵你侬我侬,网中人怎么会恼羞成怒,做破坏他人好事棒打鸳鸯这么缺德的事。”

头饰上的流苏在网中人眼前晃荡,御魂笑光辉声音如一的欠揍,比戮世摩罗活泼好动的模样显得愈发碍眼。网中人嫌恶地盯着他,“臭小子,你这穿的什么衣服。”

“啊,有本事你倒是给我脱了啊。”御魂笑光辉勾起促狭的笑容,“我还没吐槽你这红通通的网红造型。别以为换了高级蜘蛛镂空面具就了不起了,你离蜘蛛人还差个次元。”

御魂笑光辉踮脚来揭网中人的面具。网中人侧头躲开,反而探手轻易掀开了御魂笑光辉的面具,“你怎么会变成这种模样。”

御魂表情一瞬动摇了下,拿折扇盖了唇角。面具下果真是戮世摩罗的脸,带了点熟悉的婴儿肥,琥珀色像猫一样的眼睛闪着细小微光。

“吾从绝海一路漂泊,漂过了日本海,被残忍联盟盟主胧三郎捡到。然后阿郎以主人自居,对我为所欲为,百般虐待,”御魂笑光辉抽抽噎噎,将脸埋在网中人胸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双手却趁机在网中人身上摸来摸去,“他还抢走了我的魔之甲,妖族也打伤了我的腿……”

“什么?他拿走了你的魔之甲?”网中人皱了眉头,抓住御魂笑光辉不安分的手。

后者抬起脸,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

一把将面具罩回御魂笑光辉的脸,蛛丝缠绕御魂身体,将他摔在床褥上。网中人转身就走。


紫红色的九尾突如其来地卷上来,拦住了即将离开的网中人,将他拉向自己。两人跌倒在一起。

“戮世摩罗!”网中人怒气冲冲。

御魂笑光辉面容严肃,声音低沉,“你先冷静。现在还不是时机。”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他漏洞百出的时候。”


戮世摩罗将夺回魔之甲,挫败胧三郎,带着东瀛霸业,风光潇洒地回到修罗国度。


网中人听着御魂笑光辉和盘托出的计划。计划他都懂,但是,“先把腿从我身上拿下去。”

“啊嘶~我腿疼,很疼,真的。”

哼!

网中人懒得和病号计较。


御魂笑光辉放松了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趴在网中人身上,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心安理得地睡过去。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