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手残OOC,两月一青鱼。目前主霹雳、金光。

【空网】天罗地网

无逻辑妄想文。逗比空。蜘蛛网。OOC。慎入。


唉~。

鬼祭贪魔殿内。绿藻色头发带着眼罩的少年吊儿郎当地歪在宝座上。

这已经是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戮世摩罗兼史艳文二子史仗义第两百零八次叹气。

就在戮世摩罗觉得自己再悲叹下去就要将自己肺部抽空的时候,天恒君终于接话。“帝尊,因何事如此烦恼。我杀生鬼言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定将他们杀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为了帝尊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找到了台阶的修罗国度帝尊顺势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处,一脸苦恼状,“天兵君,你说,策君是不是在玩我。”

“这……”一听是策君公子开明,天恒君往后缩了下身体,转眼就怂了,只恨自己没事不要乱讲话,“……我觉得策君是不会这样对帝尊的。”

自私自利、贪生怕死是天恒君的天性。戮世摩罗早就不抱期待,他将目光转向另一边,“啊啊啊,果然如此吗。曼邪音,那你说。”

闼婆尊恭敬欠身,“帝尊。我相信策君。”

“啊啊啊啊,”戮世摩罗抱住自己海藻般蓬松的头发,痛心疾首道,“连你也这么认为吗。果真如此吗。凶岳疆朝和幽暗联盟队伍都顺利通过通道回到了魔世。公子开明率着修罗国度主力部队打头阵。怎么可能刚好到我这里,通道就关闭了。真的不是策君想把我关死在人世,好继承我的修罗国度?”

他们这个帝尊没事就折腾些幺蛾子,用着稀奇古怪的语调,说些荒诞不羁的胡言乱语,两人都习以为常了。可惜一直沉着冷静的炼狱尊不在,不然还能减缓下帝尊发病的症状。


元邪皇战败。凶岳疆朝之主应龙师,幽暗联盟之主长琴无焰,双双在这次对抗元邪皇的惊天战役中阵亡。戮世摩罗险险赶上了战斗的尾声,从绝海中拖泥带水地爬起来,就刚好撞见凶岳疆朝与暗盟余众溃败逃回魔世。

公子开明率领修罗国度部队紧跟其后,戮世摩罗与灭世双尊断后。然而正当戮世摩罗准备踏入通道时,突然地动山摇、轰然巨响,魔世大门缓缓关闭。

戮世摩罗目眦欲裂,尔康挽留式抬手,眼睁睁看着通道缩成一条细小缝隙。


尝试了大量方法,也无法从这边打开通道。无奈之下,戮世摩罗只好领着剩下为数不多的修罗国度残部驻扎在鬼祭贪魔殿,日日苦守、以泪洗面。


当然以上都是修罗国度帝尊戮世摩罗添油加醋、自怨自艾的自诉。

实际上,几周后,一只魔族拖着残躯败体历经千辛万苦重重阻隔,通过魍魉栈道,千里迢迢来寻帝尊。是策君的人马。公子开明派出一队修罗国度精英死士,来通风报信。最后穿越栈道,从魔世来到人世的也不过一人,不,一魔而已。

戮世摩罗动情地抱着此魔残缺不堪的身体,尤能看清那一身装束和发型,不禁打了个寒战。难道魔世杀马特之风如此盛行?他想到自己返回修罗国度,看到一群群杀马特魔族站成一排列队迎接自己的姿态,不由心惊胆寒。完全忘记自己也头顶绿色头毛,明明左眼毫无问题却戴着黑色眼罩,发边垂着几根珠玉吊坠,手涂黑色指甲油,脚踏小高跟,出场自带电音,活脱脱就是葬爱家族NO.1的设定。

正当他胡思乱想为魔世审美担忧的时候,魔族的呕血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抱着此魔重伤难愈的躯体,沉声问道,“公子开明呢?”

策君当然没来,且镇守在沉沦海彼端。魔族尚未详细讲述魔世那边凶岳疆朝、幽暗联盟、修罗国度当前局势如何。只来得及说出,“需要从这边利用魔气开启通道”后,就一命呜呼。

当然,临死前,公子开明还不忘卖给戮世摩罗一个相当戳心的人情。

退回魔世前,公子开明与俏如来做了交易。只要修罗国度余众不继续侵略人世,安稳退回魔世。俏如来也会力保戮世摩罗一众,不赶尽杀绝。

烈烈风中,戮世摩罗发丝飞扬。一时半会,他分不清究竟是该感叹公子开明的细心周到,还是该感叹父亲大人哥哥大人一如既往的虚伪可笑。

所以说,等等,策君,真的不是你在玩我吗?


要得到事情的答案,首先必须打开通道回到魔世不可。之前,戮世摩罗不是没有试过利用魔气强行开启,但是双尊加兵力魔气不足,缝隙虽有扩大,尚不能容一人通过。

所以说,果真是欺负我魔世籍中原裔没有天然魔气是吧。

“我说呐,天兵君,”戮世摩罗望向天恒君,“你的魔气是先帝所赐,我看那个通道在双尊和魔兵支撑下,已经能撑到最大。看你如此瘦弱无骨,通过应该不成问题。吾不忍你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也不必了。就把你塞了填缝隙,做吃螃蟹的第一人吧。”

“可是帝尊的魔气不也是……”

“嗯?”戮世摩罗一眼扫来,轻挑的表情收起。

“不不不,不是不是,帝尊哪,”天恒君退后几步,痛哭流涕,跪倒在地,“我还要为帝尊效犬马之劳到死啊,还舍不得帝尊啊。”

正当天恒君鬼哭狼嚎之际。

“帝尊。”

出声阻止的并非是闼婆尊曼邪音。随着话语走近殿内的人是炼狱尊炽阎天。一身火红的魔似乎仍在冒着热气,戮世摩罗表情微怔,转眼如常。

“炽阎天。你回来得正好。吾正在和曼邪音商量,是不是要把天兵仔扔去喂缝隙。好发挥这个废物最大的剩余价值。”

炽阎天不言,从怀中掏出个物什,双手呈上。


戮世摩罗接过,是一个褐色的椭圆形末端勾起的物体。“哎呀,炽阎天,几天不见,给本帝尊带了什么礼物啊。我看看,这是……”戮世摩罗放鼻子下面嗅了嗅,又放耳朵边上摇了摇。

“这是茶壶嘴儿,还是螺旋贝壳儿,或者说是……啊魔世蛋原来是长成这样的吗?”戮世摩罗恍然大悟,转而看向天恒君,“叮咚。天兵君。抢答题,答对了就饶你一命,让你继续万劫不死。一二——”

“啊?”被突然点名的天恒君一脸懵逼。

“三!”

“魔世蛋!”

“帝尊!”

三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曼邪音扶住摇摇愈倒的炽阎天。炽阎天垂下眼睛,声音有些虚弱,却带着不容置疑的严厉。“帝尊,……这是妖神将。”


“我,当然知道这是妖神将。”

戮世摩罗的声音压低。微眯着的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他手握魔茧,冷冷地,一字一句道。

“我是想知道。妖神将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啊。天恒君全身瘫软,坐倒在鬼祭贪魔殿。


***

阴冷潮湿的洞穴。

洞穴一角,摆放着一个巨大的三脚架。然而架上顶端,却放着只有手掌大小的一只魔茧。

炽阎天无视了帝尊想要抱来母鸡孵蛋的建议,却最终还是答应将妖神将安置在此处。

玄之玄知道网中人习有蜕变大法,可以无休止地死而复生,因此将网中人的尸骨扔在火山口,让他不断地经历重生复又死亡的噩梦。

魔茧在热浪翻腾的岩浆中炙烤燃烧,顺着熔浆流一直从赤日山漂流到烈恒山底部。外界过于严苛的环境致使魔茧通过缩小形态来自我保护,直到变成戮世摩罗现在看到的样子。这是炽阎天后来告知戮世摩罗的。包括阿鼻尊荡神灭不愿臣服鬼玺选择自尽的结局。

戮世摩罗沉默了几秒。戮世摩罗开口的时候轻挑张狂玩世不恭,属于少年般的意气风发,搅动着四周空气随之舞动。戮世摩罗沉默的时候,大家也跟着一起沉默,此时的帝尊,仿佛不过只是一个黯然神伤的少年。

然而这一切不过几秒之内的错觉。此人是修罗国度史上最年轻的帝王,肩负着壮大修罗国度的伟大使命,又有谁可以打倒他。命运都不曾让他屈服。

他坐在鬼祭贪魔殿的王座上,带着睥睨一切的威严。

“将凶岳疆朝的俘虏扔进去,供妖神将吸食。”

戮世摩罗的反攻,即将开始了。


然而魔茧之内的网中人却悄无声息。送来的魔兵毫无用处,魔茧仿佛沉入睡眠的蝉蛹,并无回应,连一丝魔气都没有。好像它本该只是一只茶壶、一块贝壳、一个死物。


绝海一别,没想到竟是死别。


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回归,重返修罗国度,创造修罗国度的盛世。

我还活着,你却是死了。


戮世摩罗一人站在山洞之中,默默注视着魔茧。他并没有达成和网中人的约定,提着梁皇无忌的人头,率着修罗国度的千军万马,迎接他的回归。

他不过只有修罗国度的部分残兵,被困在人世。他不知邪神将梁皇无忌与鬼玺去处,敌不过俏如来的正道联盟,也回不去大好形势的魔世世界。如今的他,依旧一无所有。

不,他还有双尊,还有妖神将。

亲人费尽心思想杀他,魔族却豁尽性命救了他、维护他、跟随他。何等讽刺。

命运夺走了他很多东西,他就要从命运的牙缝里将那些一一抠回来。


“起来杀我啊。我的爱将。”

他的手覆上褐色的魔茧,嘴角挂着戏谑又无畏的笑容。“听说黑白郎君曾被你吸入茧中,与你共处。”

“真令人嫉妒啊。但如今的你,小得可怜。又如何容得下我。”

手指在魔茧边缘摩挲,被突起的饰物刺到。红色的血液汩汩流出,又顺着缝隙慢慢渗透进去。

仿佛滴入海底沉渊,激不起一点波澜。

只余,满手鲜血。


“帝尊,帝尊。”

戮世摩罗翘着二郎腿,斜靠在王座上,手握一个苹果递在嘴边。但是他维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已经快半个时辰了。

“帝尊,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天恒君的呼喊打乱了戮世摩罗的思路。他撅起眉头,懒懒地看了天恒君一眼,把苹果伸出去,“天兵仔,别吵。你看这是什么?”

上次刚吃过亏的天恒君相当的犹豫且胆怯,“……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他绞尽脑汁,欲找寻其中的深意。难道是?!

“太年轻,你还是太年轻了。”戮世摩罗学着应龙师的口头禅,伸出手指,无奈地摆了摆,“这是,——恶魔的果实啊。”

“像我这样作天作地杀父弑兄的背骨孩子,应该称得上是人类中一等一的头号恶魔。好不容易拿着恶魔果摆个pose,总有人不知好歹地打扰。”戮世摩罗一脸厌烦地说道,“说吧,最近有什么好消息。”

天恒君胆战心惊。“听说妖神将还是没反应。”

“天兵君,我说好消息。”

“是是,帝尊。”天恒君汗流如注,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俏如来迟迟不肯对鬼祭贪魔殿进行大规模围剿,引起尚同会群侠的抗议与不满。他们说俏如来顾念与帝尊的手足私情,欲放虎归山。甚至传言俏如来假借共同对抗元邪皇名义,早就与帝尊有所勾结。”

“哈哈哈哈。俏如来这次遭殃了。有口难言,百口莫辩。大家纷纷表示怀念玄之玄当盟主的日子啊。孤注一掷为了中原,却被中原群侠所抛弃。这就是他们该得的报应!帝尊,我们什么时候出兵!消灭消灭再消……”

疾风横扫,掌气劈过来。天恒君吓得僵在原地。

红彤彤的苹果插在了天恒君嘴边细长的獠牙上。

“哎呀。”戮世摩罗缓步走下来,嘴角勾起,让天恒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失手了。本来是准备打到你嘴里让你吃的。”戮世摩罗与天恒君擦身,暗沉的眼神瞬间冰冷。“顺便,堵上你的满口胡言。”


***

曼邪音闯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仍是百无聊赖的戮世摩罗。

她还来不及说话。

戮世摩罗已经飞快地从宝座上冲了下来,十分热切地握住她的手。“生了?”

曼邪音顺口接到,“回帝尊,生了。”才觉察出似乎有什么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发怒。

戮世摩罗已经难掩激动情绪,抬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颇为感怀地问道,“炽阎天呢。”

曼邪音将自己的手从戮世摩罗手中抽出,迟疑道。“在洞穴。陪着妖神将。”

“真是尽职尽责的炼狱尊啊,好样的,记一等功。辛苦他了。”戮世摩罗感慨不已。


等到戮世摩罗见到妖神将时,才明白闼婆尊欲言又止的眼神和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

“我以为那么小的魔茧会孵出一只小网中人,或者是一只网中小人,最不济也是一只可爱萝莉或者正太。”戮世摩罗盯着炽阎天手中的物体,“结果,你告诉我是一只岩熔蜘蛛?”

一只火红色的蜘蛛正趴在炽阎天掌中。并且毫无魔气。

“这红吱吱的颜色,是被火山红烧了吗。没关系,真的。炽阎天。就算你找到的只是茶壶嘴儿、螺丝、魔世蛋。吾也绝对不会怪罪于你。你不需要随便在外面寻一只普通蜘蛛来安慰我。真的,我都习惯了。”

“帝尊,炽阎天不会将妖神将当作儿戏。”炽阎天面无表情,微微垂目。

“这真的是妖神将吗。”戮世摩罗抬手,“网中人每次蜕化重生后,都是这副模样?”

“不,是半人半蛛形态。比这大很多。”炽阎天虽然犹豫,仍是将网中人递过去。

火蜘蛛爬到戮世摩罗手里,张开口器,狠狠撕扯下一块血肉。

“帝尊。”

“无事。”戮世摩罗笑容意味深长,“果真是妖神将。”

“记得将魔兵切碎了再喂,别让妖神将噎着。”


鬼祭贪魔殿上。

戮世摩罗坐在王座上,手指包着创可贴。今天的笑容都比以往亲切了许多。

天恒君低头汇报近日魔兵巡逻状况与探查到的中原形势。不经意抬眼。

“啊啊啊啊啊,”天恒君吓了一跳,“帝尊!有蜘——”

戮世摩罗被天恒君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他垂下眼帘,将装着网中人的盒子从王座上拿起来。戮世摩罗声音低沉,“炽阎天,天恒君说妖神将是蜘蛛。”

“啊?”天恒君看着在透明盒子里四处爬着的火红色的蜘蛛,只觉头皮发麻,“没有没有,帝尊,我什么都没说。”

“是。”炽阎天躬身,“帝尊,是否要将杀生鬼言切成碎片,喂食妖神将。”

“帝尊。妖神将作为修罗国度双将之一,绝对必须肯定要参加军议不可。帝尊所作,实在英明。杀生鬼言眼拙,望帝尊恕罪。”天恒君语速飞快,正气凛然。

“喔?天恒君,你很有胆量。但是现在妖神将躁动不安,应该是饿了。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哪里是饿了。分明是被困在盒子里,憋的。但是天恒君更怕自己被火蜘蛛咬,简直有毒。他只好立马跪拜在地,“属下必当竭尽全力,认真搜捕,为妖神将提供丰富可口的食材。”

另一边,曼邪音低声,“炽阎天。你怎容帝尊在朝堂上如此嬉闹。”

“要打开魔世通道,现在唯靠妖神将之力。如今妖神将功力尚未恢复,放在洞穴中易遭不测。帝尊将妖神将带上大殿,实为保护。此等心思考量,我等不及。”

曼邪音抬头,看着戮世摩罗怀抱网中人,相当满意的样子。顿时无法反驳。


***

洞穴之中,传来窸窸窣窣啃噬的声响。隔了很远,都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和尸体陈腐糜烂的臭味。

但是戮世摩罗丝毫无惧。他见识过更为残酷的地狱。

他踏入洞中。红色的巨型蜘蛛本埋首啃咬尸体,地上一滩滩混浊的血水。听到响动,网中人抬起头来。

猩红的眼睛,在洞中发出幽幽邪光。

“网中人,不过一个小小的火山,你都招架不住,退化到如此地步。真让我失望啊。”戮世摩罗讥讽道。

一根蛛丝射来,已卷上腰身,将他甩在尸山上。

残肢断臂将他包围,一股魔力扑来,火红蜘蛛已经覆在了他的身上,八只足肢按住他的手脚。张开的口器森然,暗红的血水滴落在他的颈项里,黏腻又冰凉。

他在层层蛛丝中艰难地抬起手臂,摸到跗节爪下的毛簇以及勾刺,微微皱了点眉头,“轻点,别抓坏我衣服。这可是先帝所赠,价值连城,只此一份。你赔不起。”

尖利的螯牙抵在他的脖颈,纤薄的皮肤下是流动的血脉。人类的身体是如此的脆弱且不堪一击。戮世摩罗不知道网中人还保留有多少意识和记忆。是不是自己也如同身下僵硬的碎尸,并无区别。

他感受到网中人双唇分开,毒腺喷出汁水。暗中他笑了笑,“别咬。我穿着魔之甲。很硬的。”


透明的白芒亮起,网中人被魔甲气劲震飞。戮世摩罗手拿逆神,慢条斯理地割开自己身上繁复的蛛丝,叹息道,“都说了很硬的,怎么就说不听呢。来,爱将,让我看看,牙齿被咯掉了没。”


火蜘蛛从地上爬起来,理都没理戮世摩罗,继续到另一边进食去了。


戮世摩罗拿出一本手册,封面上印着《修罗国度养蛛日志》。他提笔写到。


“魔世xx历x月x日。晴。

今天的妖神将,心情依然很糟糕。被魔之甲不小心嗑破一颗牙齿。看起来很痛。……疑似听不懂人话。

切记,下次不能选在就餐时间打扰。”


戮世摩罗又重读了一遍,将“人话”涂抹掉,在旁边写上了“魔语”两字。


正道联盟的僵持似乎进行到了尾声,已经到了即将摊牌的临界点。

双尊分别驻守在鬼祭贪魔殿的两条重要路段,加上尚同会里面插入的暗桩,就算联盟发动进攻,谁胜谁负还很难定数。

戮世摩罗去观视了魔世通道。缝隙活络状况很明显,依靠网中人现在的魔气储备,已经堪堪能支持部分军队通过。纵然现在的网中人还是蜘蛛体态,很难掌握。

巡视一圈,戮世摩罗又绕到了网中人所处的洞穴。

妖神将恢复得比想像中更为迅速。送入的食物很快消灭殆尽,只剩下吐出的尸骨。

洞中安静到诡异,只余不断滴落的水声。在洞穴最深处,戮世摩罗找到了网中人。

一身红色衣装,黑色披风。发上不知用了多少发胶,像火龙果果皮固定在头上。脸上覆盖着蜘蛛图案的镂空面具,衣服上也绣着大大的蜘蛛图腾,生怕有人弄错他的属性似的。手指涂着黑色指甲油,脚踩魔世小高跟。

他就这样,悬挂在洞底深处的蜘蛛网中央,斜看过来。透过撑高的立领,仍能感受到红色睫毛下,那冰冷孤高的视线。

戮世摩罗难得地被网中人这明显葬爱家族NO.2的造型震慑住,愣了许久,才涩涩道。

“网中人20号啊。你是被火山烧坏了脑子吗。我已经深切感受到你对我的情谊,如此积极地想要向我靠拢。但是你这身红彤彤的造型,这火龙果般不忍直视的卷发,……你不知道红配绿,丑得哭吗。而且,关键是,炽阎天现在还在,你和他撞色了耶。”

还没等戮世摩罗吐槽完毕,网中人已经从蛛网上一跃而起。吊起的蛛丝,击来的掌劲。

“噫。爱将,你这是要谋杀上司啊。”戮世摩罗躲避着网中人的突袭。他突然止住身形,停顿了几秒,问道,“你记得我是谁吗?”

网中人手指掐住戮世摩罗的脖子,将他按在墙壁上。“臭小子,”眼神狠戾,声音带着魔世特有的二重奏,“你找死。”


背部被坚硬的石块咯得有些发疼,胸前挨了一掌的戮世摩罗咳嗽了几声,他嘴边咧开一个邪魅张狂的笑容,抬手抚上网中人的脸,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明显的欢愉。

“妖神将,欢迎回来。”


让我们一起,一统魔界。征伐人族。

共创修罗国度的美好明天。



——————

看到有大大写了很好吃的蜘蛛网。正好看到墨邪录可爱的小魔茧,就脑洞了下。但对不起,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写什么。别打我。

评论(6)

热度(59)